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聚焦大学章程:系统构思 因地制宜 力求最优

大学章程和系统哲学

University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涉及许多内部和外部关系,包括许多子系统和许多利益相关者。同样,大学章程也是一个系统。应该指出,虽然大学章程是大学的“章程”,但它也是“下级法律”,不能违反任何“上级法律”。有鉴于此,我们在制定公司章程时,将“上位法”与其对应主体(即子系统)之间的关系作为工作重点之一,努力妥善处理子系统之间的关系,实现整体优化。

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选择系统哲学来指导大学章程的起草和处理各种复杂的关系。原因是系统哲学认为世界是系统的,系统等于子系统及其相互关系的总和。为此,系统哲学也提出了最重要的价值和方法论,即通过子系统的科学合理组合,产生了“涌现”效应,实现了“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俗称“1 12”)的效应。例如,金刚石、碳纳米管、石墨烯、足球烯烃和石墨都是由碳原子组成的。然而,由于碳原子之间不同的相互关系和不同的组合结构,它们的性能完全不同(石墨烯、足球烯烃或诺贝尔奖获奖项目)。这也启发我们,我们可以设计各种关系,改善治理结构,起草一份好的大学章程。

系统哲学在处理各种关系时有其独特的思维方式。鉴于“矛盾”关系,系统哲学强调“对立”与“统一”的统一。因素和系统的结合可以产生“涌现”的价值。系统哲学特别强调多因素共存和合作共赢,尤其是摒弃零和博弈思维。在这一指导下,天津大学以“坚持民主集中制、集体领导、分工负责、共同治理”为治理结构的核心理念起草章程。在学校层面,天津大学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制、教授治学、民主管理“四位一体、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治理结构。受篇幅限制,以下重点介绍党委与行政的关系、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关系以及学术组织之间的关系。

党委与行政的关系

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是党领导高校的根本制度,是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政治保证。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主要责任制,必须处理好党委与行政的关系。党委不仅要统一领导学校工作,还要支持校长独立负责地履行职责。

处理党委与行政的关系,必须正确把握党委领导与校长的辩证统一关系。结合欧阳松、李艳波等人的观点,我们认为,一方面要坚持党委对学校工作的统一领导,充分发挥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党委的领导主要体现在对学校发展方向的领导、对“三个一大”问题的决策权和对重大决议执行情况的监督上。另一方面,必须明确校长是学校的法定代表人,全面负责学校的教学、科研和其他行政工作。党委必须支持校长独立负责地履行职责。一般来说,任何涉及行政工作的“三重一大”问题(下同),原则上都可以由校长组织制定计划或方案,提交常务(党委)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然后校长办公室委员会将制定一个实施计划或校长wi

此外,根据系统哲学,有必要防止子系统独立运行和合并为一个子系统。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不仅要防止党委和行政系统相互分离,甚至排除河水,而且要防止两者混淆,因为两者的议事规则不同。《天津大学章程(草稿)》明确规定,常委会应当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制、个别审议、会议决定”的原则,就三个重大问题作出决定。校长办公会议应按照“集体研究、校长决定”的原则处理学校的重要行政事务。

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关系

作为一所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我们必须坚持教与学,加强学术权力,防止学术问题的行政性。同时,我们必须防止行政系统和学术系统在绝对孤立的情况下运作。根据系统哲学,当两个子系统独立运行时,整个大系统无法产生“涌现”效应,难以实现整体优化。

放眼世界,欧美著名大学的校长是学术组织如评估委员会的主席或重要成员。根据耶鲁大学章程的规定,教务长(校长)是所有委员会和其他相关教育政策或教师任命和晋升机构的当然成员。密歇根大学章程规定,校长将永远是参议院和大学管理机构的成员。

在实际工作中,面对“2011计划”、“985工程”、“211工程”和学科建设等重大问题,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学术或行政系统独立决策。我们需要双方的相互制衡与合作。

因此,我们认为大学校长应该参加学术委员会。如果校长不参加学术委员会,而是“校长负责”,这不符合责任、权利和利益平等的基本原则。

基于上述考虑,《天津大学章程(草稿)》规定学校坚持教学研究,尊重学术权力,倡导学术自由,不断完善学术治理结构。学术委员会成员应由选举产生,成员应具有广泛代表性。总统是当然成员。学术委员会的组成原则和议事规则由常务委员会决定。学校在讨论和决定重大发展规划、重大教学科研项目预算和决算、合作办学等重大问题时,必须听取学术委员会的意见。

学术组织之间的关系

目前,我国高校一般都有学术委员会、教学指导委员会、学位评定委员会、专业技术岗位评定委员会等组织或机构。在大多数大学里,这些组织彼此没有直接联系。根据系统哲学,没有涌现效应,很难保证学术系统的整体优化。为了加强教授的研究,彰显学术权力,迫切需要完善学术治理结构,理顺各学术组织之间的关系。

目前最需要纠正的是教学不属于学术范畴的普遍错误,从而为解决“重科研轻教学”的通病奠定了思想基础。我们认为教学是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学组织或机构也是学术组织。首先,从学术渊源的角度来看。公元前387年,柏拉图在雅典建立了一所学校,名为学院。其次,从美国的经验来看,美国卡内基基金会主席欧内斯特博伊尔(Ernest Boyer)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首次提出了“教与学”的概念。正如他所说:“学习不仅意味着探索知识、整合知识和应用知识,还意味着传播知识。我们称之为知识传播、学习、教学、学习。”从而在美国掀起了一场教学和学术运动。最后,从我国的法律规定来看,第42条

youtube.com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