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青年导演争夺战:从上影创投、香港掘地到海南豪掷600万

演员孟莉兴奋地跳起来喊道,把导演吴朗和制片人唐河拉上了舞台。这是6月18日上海电影节电影项目风险投资奖招待会现场。当评委们宣布“评委特别推荐项目”以《雪云》胜出时,现场产生了一阵欢呼。

《雪云》是年轻导演吴郎创作的第一部故事片。这个项目是三年前开始准备的,剧本已经完成了。主演还为李康生和孟莉安排了。参加上海电影节风险投资部的主要目的是筹集资金。有许多像《雪云》这样的项目风险投资单位“换钱”,但也有一些项目不担心钱,主要是因为他们想听到市场的反馈。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VCU已经成为中国最成熟的项目发现地。一组数据可以证明,今年VCU共收到454个项目申请,36个项目入围,646次谈判会议在三天内完成。包括光明、华谊、万达、爱奇艺电影等国内最大的电影公司,都会派人去寻找。

事实上,针对年轻导演的风险投资平台,如上海电影节风险投资,在中国并不少见。从宁浩的香港亚洲电影投资协会到慕野温的第一届电影节,再到新布局的风险投资领域,人才竞争一直十分激烈。

虽然影视行业已经进入了所谓的寒冬季节,但所有留在该行业的公司都必须为未来做好准备,不愿意错过可能成为《药神》或《白日焰火》的下一个项目,或者下一个宁浩或牧野文。

风险投资网站:饥饿的创意终结

每年上海电影节前三天,上海展览中心的风险投资网站都热闹非凡。入围的项目方将在现场展示的第一天之后的两天内留在风险投资谈判现场,与各管理方讨论合作事宜。

现场演示,我们通常称之为项目路演。今年,只有入围“青年导演计划”和“生产中的项目”的16个项目有机会登台演出。舞台下方的买家将综合参赛者的表现和评委的意见,写下他们最喜欢的项目,并在接下来的两天内与他们见面。对于没有机会展示的项目,信息也包含在风险投资手册中,管理层可以自行咨询。

虽然影视环境不好,但冬天似乎并没有影响到VCS。网站上的许多项目当事人都被预订满了,而且经常发生前一个管理层还没有结束谈话,下一个管理层一直在等待的情况。

但是数据告诉我们这种影响确实存在。据电影节官方消息,今年电影项目风险投资共收到454份申请,36个项目入围,646次谈判会议在三天内完成。然而,去年和前年风险投资谈判会议的次数分别为710次和690次,前提是项目数量没有显著增加甚至减少。

“冬天对短期投机者有影响,但长期以来对这个行业的人没有影响。只是环境赚了很多钱,而环境赚的更少。”阿里娱乐集团前副总裁刘凯洛告诉娱乐资本矩阵号府谷影视档案(id: htysda)。离开阿里后,刘凯洛成了一名独立电影人。这次他带来的风险投资项目是李昱和的《都市传说》。

刘凯洛和尚英节风险投资于2007年聚在一起,当时他作为风险投资项目策划人与总监一起参加了现场路演。当时,国内电影节的风险资本市场还不成熟,申报的项目数量远远少于现在,谈判现场的人数很少,大部分来的人都不了解对方,所以沟通效率很低。与现在不同,万达、英王和腾讯电影等主要影视公司每年都会派人去看这些项目。组委会还印制了专门的风险投资手册,并建立了任命制度。

2015年和2016年,当电影和电视行业处于巅峰时,风投谈判的场景

“市场冷,内容热”是今年VCS的一个明显特征。娱乐资本矩阵(ID: HTYSDA)听取了几个项目方与管理层之间的会谈。几乎每个买家都谈论最多内容,“你为什么要做这个故事?”“这个故事想表达什么?”这是影视公司最常问的问题。在经历了前几年的虚假繁荣后,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开始回归理性。

也仍然疯狂。正在生产的《凯迪拉克》项目遇到了一个女孩,她说第二天会签合同,“我会投资300万元帮你做后期发布和发行。”买家不是电影电视行业的。她说她只想全额投资,因为她喜欢这部电影和西藏。

这让《迷路》的导演罗丹大吃一惊。面对突如其来的巨款,他不敢拿走。在经历了前几年的疯狂之后,创作者显然更加理性了。“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来了解他们并重新考虑他们,但总的来说,我们希望有一个促销资源的分销商。”这是一个公开的市场游戏。经过十多年的经验,一套成熟的游戏规则已经形成。每个人都更愿意遵守规则。

毕竟,只有少数项目能带来好运。大多数风险投资项目都有过艰难的经历。来到这里的人也有一个难学的教训。

《迷路》,这次获得了“评审团推荐的特别项目”的奖项,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寻找演员和资金,但是没有到位。导演吴龙凤出生在一个非技术班,以前没有故事片。演员李康生在微博上的一封私人信件中被发现。后来,他加入了制片人唐何。他通过朋友接触到他的剧本,因为他喜欢这个故事。

”他以前学过雕塑,没有从传统的影视学校毕业,所以他真的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收集他需要的资源。然而,他的剧本很好,他做了很多与美术相关的工作。他的作品非常个人化。”顿河说。

为了使融资更加顺利,吴郎决定拍摄一部与《雪云》相关的短片。通过这部短片,管理层可以大致了解长片的故事情节和图像风格。今年五月,这部短片在海南拍摄。上海电影节的第一天,吴郎在现场展示了这部短片,这大大增强了他的表现力。

“变更”是大多数项目方的核心需求。“我们来电影节的主要目的是筹集资金。此外,这也是一个曝光的机会。”《《雪云》》的制片人邵徐东说。《凯迪拉克》这次获得了“最佳青年导演项目”和“万达精英计划聚焦项目”的奖项,其中万达的奖项有15万奖金。结果相当丰富,但邵徐东明白获奖和有人投资是两码事。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资金,以便更好地专注于创造。

出生在台湾,毕业于北电董事部,钟权带来了《凯迪拉克》项目。去年,他向VCU申请了这个项目,但由于他不够成熟,最终被政府组织的VCT训练营录取。经过一年的打磨,今年《大好》入围“电影项目风险投资”单元,并最终获得“出席科大-NCCA制片人班特别关注项目”奖。

“谢谢你和我们一起度过最后一刻。我今天说得太多了。”6月18日下午4点,工作人员正在逐步拆除风险投资现场的布局。这位来到大陆寻找机会的台湾导演动情地对娱乐资本矩阵赋格电影档案(身份证:HTYSDA)说。两天后,他和制片人丁于谈论了20家影视公司,已经很累了。早在2015年,钟权就开始构思《大好》的故事。目前,剧本已经写到了第四稿,但资金缺口仍然是750万元。

当工作人员拆除现场时,钟权起身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当他离开的时候,他撕下了入口预订板上写着“预订”的黄色贴纸。毕竟,这都是记忆!当被问及他是否曾想过自己最终会得不到这笔钱时,制片人丁于激动地抓住话题说道:“不,他肯定会找到投资者的。”在风险投资领域,有无数

也有一些早期的项目没有找到管理层甚至生产商。这家风险投资公司有一部名为《大好》的电影。导演和编剧的主要要求是寻找制片人和投资。朱宣一主任毕业于南加州大学,具有专业背景。他不习惯第一次进入大陆影视圈。“这有什么不好?”“问问他,”朱宣一指旁边的编剧康春雷,“余额是欠他的。”

《向橘红色的天空呐喊》项目在《向橘红色的天空呐喊》进行了讨论,由制作《沸腾》和其他艺术电影的资深制片人杨静控制。这是一个关于精神疾病的故事。考虑到这部电影的艺术属性和被审查的难度,他认为他更希望走海外发行和电影节的道路。“你看不到这个现在很拥挤的场地,但最终,一半以上的场地可能不会被拍摄下来。”

并非所有这些都是融资困难的暗淡故事。事实上,对于年轻的创作者来说,即使他们找不到合适的投资者,参加电影节也是非常有益的。对于这个项目来说,这是一个提前获得市场测试的机会,对于年轻的董事来说,这是一个积累资源和快速擦脸的机会。

该风险投资单位有一些商业性质较强的成熟项目。融资并不难。参与风险投资单位主要是为了获得市场反馈。《《长江图》》的导演李昱和此前以200万英镑的投资获得了1300万英镑的票房收入。《柔情史》导演韩毅之前执导过电影《《都市传说》》。

“这次管理层提出了一些我们以前没有预料到的问题。我们将来会根据您的建议调整脚本。”《提着心,吊着胆》的制作人刘凯洛(Liu Kailuo)说,例如,《失踪》的故事发生在一栋建筑里,每个人都非常关心建筑在现实中的清晰位置。

首都方面预期的年轻董事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年轻的创作者在这里寻找机会,主要的电影和电视公司也在这里寻找杰出的年轻导演。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不断发展,票房上限不断突破,“如何支持年轻导演”成为热门话题,各种培养新人的计划层出不穷。推出“坏猴子72电影”项目的导演宁浩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表示,新导演的机会太多了。

"不要像过去那样饿死,也不要吃得太多。"宁浩告诉媒体,面对如此多的机会,新导演必须找到自己的位置,并“潜心开发更有价值、更深入的作品”。

年轻导演成长得太快了。邵徐东,《恋爱中的城市》的制片人,在2010年第二次参加了VCU。他记得陈正道导演《都市传说》在那一年入围,并且刚刚开始在大陆崭露头角。今年,他已经成为风险投资部门的法官。导演伊南刁(Yinan Diao)的《都市传说》也入围了当年的入围名单,并获得了2014年柏林金熊奖和银熊奖等诸多奖项。

现在这些导演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的骨干。如今,蓝莓影业副总裁邵徐东仍在积极寻找年轻导演。《凯迪拉克》主任王余一在看北电学生的毕业联合作业时就喜欢上了它。“那天下午我看了她的短片《幸福额度》。晚上,我见了面,交流得很好。然后我又预约了,每个人都开始一起拍电影。那时,我不知道从那以后她会这么热。这部短片获得了几个奖项。”邵徐东说道。

如今,它不仅是电影节的风险投资单位,而且各大专业院校的毕业展也早已成为影视公司发掘新人才的必经之路。邵徐东感叹道:“此外,如今不仅国内大学,越来越多从外国影视大学毕业的年轻导演也出现在风险投资平台上。”。

刘凯洛,作为项目业主、买家和评委参与电影节风险投资单位,也表示电影节的项目质量越来越高,吸引了越来越多优秀的导演。尤其是近年来,有许多有海外背景的导演。在今年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的绿色青年计划中选出的10名新导演中,有7名有高级研究

然而,他的态度是谨慎的,“当商业计划回到北京时读剧本,”他说,有时导演或制片人会说你想要什么,但写剧本是另一回事。

就在上届电影节风险投资项目颁奖典礼的同时,王思聪创办的香蕉电影公司(banana film)也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并现场宣布推出第二部“香蕉新导演开创性计划”“不管你是否有专业背景,只要你想讲故事、做编剧、做导演、敢参加我们的比赛,我会直接给你现金奖励你,这样你就不会放弃梦想。”王思聪在现场说道。

为了举办第二届海南岛电影节,我还选择在电影节上举行记者招待会。作为一个得到政府大力支持的电影节,海南岛电影节也在开拓风险投资领域,并向业界释放了极大的诚意,提供高达600万英镑的奖金。

然而,在几年声称支持新导演的各种“项目”之后,创作者也有了自己的判断:这个培训项目以前孵化过什么项目?现在参与这个“计划”的董事们怎么样了?随着时间的延长,市场没有给那些试图用高额奖金包围年轻人、去资本市场讲故事的电影和电视公司继续“诅咒”新导演的机会。

在这次风险投资谈判的现场,娱乐资本矩阵河豚电影档案(ID: HTYSDA)也深切感受到前来谈判的电影公司正在问越来越多的专业问题。每个人都根据内容提问,项目方没有提出过高的价格,管理层也没有不负责任地承诺。

资本改变了许多项目和新导演的命运,也给影视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从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微不足道。邵徐东回忆说,九年前他第一次参加电影节的风险投资部门,他反复说,“这是非常不同的。几个人已经变了。”

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有些人去了山顶,有些人走了又走。当时,一些坐在谈判室里感到不安的年轻导演已经出名了。当时,许多来看这个项目的管理人员现在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成为首席执行官,派他们的项目经理来挑选项目。还有一些人“看着朋友圈离开了这个行业”

唯一不变的是伴随梦想来来去去的年轻导演。俗话说,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有人永远年轻。在电影和电视行业,《名利场》风险投资平台是许多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缺乏资金和资源的新来者的唯一机会。即使我还没有在这里找到钱和资源,我至少可以找到一群和我一样热爱创造的旅伴。

采访快结束时,《白日焰火》的导演王余一讲述了风险投资过程中的一幕。6月18日晚,风险投资项目颁奖晚会结束后,她和《凯迪拉克》总监齐瑶买了一瓶啤酒,坐在酒店大堂聊天。过了一会儿,《游泳回家》的导演罗丹来加入他们的聊天。

三个人,男的和女的,年龄在20到40岁之间,有点语言障碍,但却意外地聊得很愉快。喝酒的时候,他们谈论自己的创作过程和对项目的担忧。只听到清洁工扫地的声音。不知不觉中,三个人一直聊到凌晨3点。这次他们所有的项目都获奖了,但这只是他们走向市场的第一步。

youtube.com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