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李宇春自曝北漂错过家庭时光 坦言更在意歌手身份

不久前,李宇春在某个节目中展示了烹饪技巧

她“对自己要求很高,尤其是在音乐方面”。这是许多合作伙伴对李宇春的评价

听完新专辑《哇》中的所有歌曲后,你会惊讶地发现李宇春变得温柔了。她摸了摸后脑勺,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的心很柔软(微笑)。”

李宇春变了吗?她一直是一个“青少年”,对世界充满好奇,愿意学习一切新知识。在她的职业生涯开始时,许多人会发现很难采访她。“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棱角。我仍然坚持自己的内在价值观和判断。”李宇春,在他面前,更健谈和成熟,可以自由分享他的想法。从《野蛮生长》到《流行》,以及今天的《哇》,她变得更加活跃,在旅途中与父母交谈,关注时事,并将自己的观点写成歌曲。微博与外界有更多的互动,喜欢烹饪…

“我以前的内心感觉是幸运的是当时没有建模,我现在有持续改进的空间。”接着是一阵笑声。是的,不管形状和风格有多多样,没有改变的是她对自己的执着追求和在谈论音乐创作和兴趣时捏手的小习惯。

“总统”举行了长达10多个小时的会议。

随着她的第十张专辑《哇》的诞生,李宇春也完美地确认了大家给她的昵称“总裁”,因为在《哇》的制作过程中,整个团队召开了太多的会议。

就在新专辑发行的前几天,会议已经成为李宇春团队的日常工作,讨论计划,安排歌曲,润色MV…….最疯狂的一次,一群人开了十多个小时的会。

当被问及在此过程中是否有人提出异议并敦促大家放轻松时,李宇春连忙挥挥手:“现在我告诉他们这些,而不是他们告诉我(笑)。截至那天会议结束时,共有四个人到达,但我实际上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真的很晚了。”

她想了一会儿,摇摇头。“但是怎么说呢,一旦会议结束,她就停不下来了。她总是感觉不够好,也就是说,她永远也完成不了。”

每张专辑的创作过程都被她轻描淡写地概括为“痛苦”,但“对自己要求极高,尤其是在音乐方面”,几乎所有与李宇春共事过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从歌词编排到MV拍摄,从专辑制作到自我表达,她不会放过每一个细节。

例如,第一首歌《哇》出现了。她逐一列出了家庭背景、职业、身份、性别、肤色等标签,并添加了重复的拟声词“哇”。似乎没有多少词,但在过去的两年里,每一句话都融入了李宇春的许多思想。

在《哇》的封面上,她背着一个柔软的新生儿,站在一个无尽的、没有方向的电梯上,这似乎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母爱。MV中的每一幅画面都洋溢着冷静的秩序感和未来感,没有做作。一切都是程式化的,似乎宣称“爱与考试无关”:“我一直认为这张专辑与生活有关,直到单曲《哇》诞生。我发现这种拟声词能以一种方式生动地诠释个人。”

除了坚持表达自己,许多人说这张专辑对时间和爱情有更多的解释。她想了想,“这可能和我的年龄有关”。现在她更加关注她的父母、家庭和周围环境。这种变化和关注比她二十出头开始职业生涯时强烈得多。

北票,错过了太多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

21岁。在这个许多人仍在流浪、恐慌和自我怀疑的时代,这个生活中有许多困惑的女孩,从成都的一个小场地一直站到了“超级女声”全国总决赛的舞台。似乎全国观众的热情已经汇聚到冠军诞生的那一刻,没有人不谈论她。

有些人重拾梦想,看到了她的勇气。有些人质疑她,甚至批评她。

李宇春曾在2005年说过,整个人都很愚蠢。没人教她怎么做。她很快就“长大了”。

她对外界所有的声音都很敏感。李宇春,曾经珍惜像黄金这样的词语,在采访中成为“最受打击的”。你可以感觉到她对适当界限和距离的自然感觉。在她初次登台的十年前,她总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是,这也是她“为什么是我”音乐会的主题。在创作上,她也曾顺应市场需求,发行同名专辑,寻找那些受欢迎的作品.十年后,她终于不再是一个唱歌来展示舞台魅力的歌手,开始创作自己的音乐。即使现在,她有足够的条件去追求她坚持的东西,但她会对一些迅速消失的行为说“不”:“一旦他看到杰伊Z的采访,他就不需要每年都发电影,但他仍然不断地吸收和挖掘,这给了我很多动力。”

现在她知道了越来越多的表达方式。新专辑《一而再再而三地喜欢你》(以下简称《一而再》)是一首献给父母之爱的歌曲。“我离开成都去北京已经14年了。在最初的13年里,我几乎没有和家人一起长途旅行。当你到了一定年龄,你想带你的父母出去旅行。去年我开始这样做。”她突然发现在过去的十年里,她错过了太多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常生活。“他们很有趣,有时争吵,有时生气,有时很好。结婚照中的两个瘦瘦的男人现在变成了两个跳到海边的胖子。这么多年来,他们是宽容和妥协的。只有不断重复,我们才能到达今天。”然而,在这首歌发行之前,父母并不知道灵感来自他们的爱。"我只想写最好、最阳光、最甜蜜的东西。"

比公众人物更关注“歌手”。

除了那些充满柔情和疗伤的作品,让人们从嘈杂的环境中得到很多温柔的作品,《Hoodie》源自李宇春一直喜欢的连帽衫,“这是一个非常草根、非常普通的时尚项目,因为潮流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这就像一个普通人穿着这样的连帽衫可以穿超人外套,可以做许多想象中的英雄事情,但事实上,你仍然是一个草根阶层。”

她也有疑问,比如基层和血统之间是什么关系?“这是我人生现阶段的另一个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理解了我成长的根源。这是关于我对出身家庭的寻找,更多的是关于生活的身份,更多的是关于我为什么是今天的我。”

李宇春说,当她写《年轻气盛》的时候,她怀疑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迷失自己。她只知道,如果她坚持在这个阶段坚持,她会简单而纯粹地表达她的心。

与公众人物相比,她认为自己是一名歌手。她保持着对音乐的真诚和不被娱乐过度消耗的坚持。“这张专辑对我来说是神圣的。我希望它能有我自己的想法。回想起来,如果我没有表达自己,我会非常抱歉。”

就像每次她提到进入这个职业一样,她从不使用“初次登场”这个词,而是喜欢称之为“参与工作”“你不妨称之为有点清醒或有点执着,因为我总是不同意我所谓的明星地位。明星地位是什么?你只要参与这项工作。许多人可能认为他们是天生的明星,或者他的家庭背景给他一种认同感。我会有一种与这些身份表现分离的感觉。你是一个普通人,出身于草根阶层。”她想了一会儿,皱起了眉头。“我觉得我在这个圈子里。我不喜欢这样。我认为本质上(这不同于其他工作)。”

新鲜的问题和答案

新京报:你能说自从你首次亮相以来,你就没有和市场妥协过吗?

李宇春:专辑?我认为这张专辑真的没有,一点也没有。

新京报:你想过这个吗?

李宇春:我想过,因为总有人会问你为什么没有像“口头歌”这样的曲子。

新京报:记忆和杀戮现在非常流行。超女们重聚一会儿,唱一会儿以前的歌有多少年了。你应该经常在网上看到他们,对吗?

李宇春:是的,但是我总是觉得有点早(笑)。每隔20年或更长时间,我认为它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但每隔三年,它是没有意义的。就我而言,我们生活中确实有很多那个时期的朋友。我们仍然会保持联系。

新京报:多年来,每个人都一直认为李宇春是一个象征。你很酷,有自己的风格和想法,但是你认为外面

李宇春:很多人只会说他眼中的人知道,他们也表达了自己的认知。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这些观点是不可思议的。同一群人,当你参加商业活动时,有时他们认为你很低,有时你很高.相同的符号,当它被放置在不同的场景中时,同一组人会有不同的评论。但是没有人真正知道你是谁。

新京报:你知道你是谁吗?你了解你自己吗?

李宇春:我当然知道。我比他们更了解自己。(笑声)《新京报》:在这个行业很难做到这一点。

李宇春:是的,因为你总是被别人的评论和别人的评论包围着,有些内容可能仍然会影响你。

新京报:你被太多的评论困扰了吗?

李宇春:我现在的身份是。我也在看你的想法。我过去觉得很穷,就像站在透明的玻璃房间里。不同的人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并有令人失望的评论。但是现在,我也在看着你(笑)。在“春节父母”七夕前夕,李宇春分享了她在社交平台上拍摄的一段视频,这也是她与外界分享私人生活的难得机会。整个视频都是关于李宇春和他父母的日常生活,李宇春很少回家。

进入这个行业,少与家人团聚,多离开是很常见的。想起过去没有陪伴,李宇春淡淡地笑了笑,“现在才发现,每年花时间陪父母是必须的,而且已经列入了未来的年度日程。”她还和记者分享了她父母最喜欢的歌曲。“他们一直是我的听众。虽然他们也喜欢一些电子音乐,但他们可能觉得很难唱,所以他们更喜欢这种类型的歌曲。

两天前,我给妈妈寄了《蜀绣》。她用微信给我唱了这首歌。“哇哦”“我坠入爱河”背后的歌词不是吗?她不会唱歌也听不懂,所以她只是随意地唱“风中的波浪”和“风中的波浪”,这让我笑破了肚皮。我记得当我发布《下个,路口,见》时,里面有一个“奇怪的繁荣”。我妈妈总是唱“飞起来,跳起来”(笑)。口头:李宇春“奇怪的习惯”光环和周围,名声和销售.李宇春一直在为自己的音乐之旅写丰碑,让外界总觉得她拥有许多艺术家梦寐以求的繁荣,看似处于无欲无求的阶段,但她似乎从未满足过自己。每当话题谈到心,李宇春都会反复问记者,你觉得她奇怪吗?她还会反复强调一些她重视的追求。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达到她喜欢的东西“有价值”的水平。例如,她拥有一把她认为非常昂贵的吉他,但是因为她总是不喜欢她糟糕的钢琴技巧,所以她只会从远处看吉他而不是触摸它。

我会觉得我的水平不够好,不能玩它。只有当我觉得有一天达到我的水平时,我才会拿出来练习。有时候我周围的朋友会说“你疯了”。我会告诉他们我这样做的许多原因。他们会说,以你现在的名气,这把吉他不能说是昂贵的。你想买多少就买多少。我会说不,因为我不值得。我害怕我珍惜的东西,包括音乐和吉他。这是我的一些奇怪习惯。

Oral:李宇春

Homegirl Daily

首次亮相已有14年。无论是在行业内外,李宇春总是与这个浮躁繁荣的“圈子”格格不入。过去,李宇春很少使用微博,也不喜欢召开粉丝会议。但是现在她开始越来越频繁地了解粉丝的反馈,并且经常去看粉丝给她的信息和评论。她叹了口气,尽管如此,她仍然很少花时间在社交网络上。她还向粉丝解释说,有时她忙于会议,没有时间去参加。

我真的是那种与舞台完全不同的人。我更安静(私下),更宅。如果我大部分时间没有工作,我会呆在家里做我喜欢的事情,不会出去玩。虽然我和父母分开了,但我每天都和父母联系,分担一些家务,比如我每天吃什么和怎么做饭。现在,通常的情况是,烹饪完一道菜后,她会和我妈妈分享。她会在另一边发表评论,加入更多的油和洋葱。这也是近年来的一个变化。

听写:李宇春

采访/新京报记者周肖辉万

录音/实习生蒋余伟

人物摄影组

采访/新京报记者周肖辉万

youtube.com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