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多个粮食主产区量减价跌 种粮大户没钱赚

“我家刚刚收获完玉米和大豆。这些天来,我忙于旋耕土地,准备种植小麦。”安徽省太和县袁强镇的主要粮食生产商周红旗告诉记者,他已经转让了530多亩土地。由于今年的特殊天气,粮食产量大幅下降。“产量的减少直接导致了粮食生产效率的下降。总体而言,今年一英亩土地将损失200元。”他说。

粮食种植效益的增减将直接影响种植意愿和粮食产量。记者《经济参考报》近日走访了安徽、黑、粤、赣、鄂湘等主要产粮区,深入田野,走访了数十名基层干部和大型粮食生产企业。他们普遍反映,由于产量下降和价格下跌等因素,今年粮食生产效率下降。一些地方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大家庭的心态表现为消极观望、减租退租、安全感低。

由于产量和价格下降,当地损失严重。

当秋收再次降临时,全国一片繁忙景象。然而,当与记者谈论今年粮食生产的“效益账户”时,主要粮食生产国的情绪有点沉重,产量和价格的下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安徽、黑龙江、江西等地的一些大型粮食生产企业都遇到了减产的“麻烦”。黑龙江省扶余县龙安桥镇的主要粮食种植者袁风伯今年管理了近3000亩土地,主要是玉米。“现在,如果你看一英亩土地,它是800斤,与往年的1300斤相比,减少了500斤。你怎么能不赔钱呢?”他说。

袁风伯为记者《经济参考报》算了账:目前玉米潮粮按每斤50美分、每公顷15,000斤计算,总收入7,500元。补贴约2000元,总收入约9500元。目前,该地块每公顷6750元,外加种子、肥料等4100元。大约元。“我有将近200公顷的土地,每公顷土地我必须支付30万元。”

价格下跌也会影响粮食生产效率。广东省江门市台山市水布镇的大型粮食种植户易家明(Yi Jiaming)租用了160亩稻田,早稻于去年6月底收割,售价1.6元/公斤。去年10月底,晚稻售价为1.63元/公斤。今年,早稻分两批出售,第一批60亩土地,大概卖1.6元/公斤,卖干粮;由于天气不好,第二批大米没有地方晾干,所以他们只能以每公斤1.05元的价格出售湿大米。这一定是损失,但必须亏本出售,而且没有地方存放湿米。

易家明说,根据今年的早稻收成,他和他的两个家庭总共赚了5920元。如果他们出去工作,他们三个可以在半个月内赚回来。“这里的生活费用大约是每月2000元。如果六个月的生活费用被取消,半年内我将为种植早稻支付6000元。”他说。

记者从江西省价格成本调查监督检查局了解到,为了掌握2016年江西省早籼稻的生产成本和收入,该局对全省30个县(市、区)的266户家庭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今年江西早籼稻产量、价格、成本和利润均有所下降,价格大幅下降,利润严重萎缩。被调查家庭销售的早籼稻平均价格为2.42元/公斤(其中大部分是粮食销售者的购房价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96%,已经连续第二年下降。

熊凡生,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威廉镇的一个大粮食农民,已经在外面租了十多年的农田。今年,他在宜春市奉新县租了900多亩农田。早稻种类不多,主要是一季晚稻。早稻亩产800公斤,每公斤卖1.1元,每亩总收入800元以上,基本上没有钱赚。

“今年这个领域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自然灾害。早稻雨水太多,晚稻没有雨水,太干,水稻不结实,山谷空空如也,产量低

记者了解到,这一损失导致农业大规模减少或放弃。安徽省农业委员会种植局相关官员表示,由于2015年和2016年粮食种植效益下降,一些经济承载能力较弱的大型粮食种植者表示愿意降低和收回租金。“去年,我周围的主要粮食生产国扩大了规模,但今年的收益却失败了,许多国家已经归还了农田或缩小了规模。”安徽省阜阳市的一个大的粮食农民说,“我也计划逐年降低流通规模。今年我已经收回了大约100亩土地。”

袁风伯说,在今年的这种情况下,明年只能种植其他作物。明年,计划将耕地面积从近3000亩减少到1000亩左右。目前,面积很大,但工作并不细致。明年,我们将雇佣更少的人,并尽量利用我们的家庭成员。我们可以节省一些成本,更加细致。

此外,农地流转的不稳定性是大型粮食生产者面临的主要困难和问题,影响了一些人对长期流转的热情。国家统计局江西调查组对大型粮食生产者生产经营情况的调查分析表明,大型粮食生产者租赁耕地的期限一般较短,通常为1-3年。出价高的人将得到合同,大型谷物生产商通常不安全。合同不规范,大多数地方主要以口头协议为基础,容易产生争议。转让双方的权益难以得到保障,不利于土地的正常流转。

"从表面上看,大型谷物种植者已经与普通人签订了合同,但这通常不算数。"安徽省滁州市的一位粮食大户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一亩土地的成本在前期定为300元,后期增加到500元,去年增加到600元。两天前,一个农民说今年已经涨到了700元。“过去不算,但现在是否签署算术合同将由司法部门见证。如果合同被违反,如何处理将无法保证创业。”

迫切需要创新政策,使粮食生产有利可图。

许多受访者表示,在农业生产规模逐渐成为一种趋势的时候,大型粮食生产者在稳定粮食生产和增加粮食产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了扭转粮食生产效率下降的趋势,提高信心和稳定效率是当务之急。各地要从生产、流通等环节努力使粮食生产盈利。"我们希望政府部门能为土地流转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一些接受采访的大型粮食农户呼吁各级政府部门进一步完善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和土地流转纠纷调解仲裁机构,在合理范围内提升土地流转成本,有效提供信息沟通、法律咨询、价格评估、合同签订等一系列服务。对于转让双方来说。同时,加快农村土地的确认、登记和发证,确保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规范流转,解决广大粮食农民的后顾之忧。

基层反映出目前一些农业补贴政策不利于大型粮食生产者等新型农业经营者的发展壮大。江西省农业厅政策法规司司长胡仲明表示,粮食生产直接补贴、良种补贴和农业生产资料综合补贴等农业补贴直接发放给农民,而新的农业经营者基本上无法获得这些补贴,他们必须支付土地出让金,承担一切风险,这不利于他们的发展壮大。一些刚刚起步的新学科由于规模小,很难得到政府资助项目的支持,这使得它们难以做大做强。

一些受访者还建议为大型粮食农户建立特殊补贴机制。易家明、安徽省全椒县农委市场信息处处长金生茂等

金针菇这样做会非常的好吃,出锅馋到流口水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