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高山峡谷,悬崖峭壁。怒江滔滔不绝。

驾车穿过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以下简称“怒江自治州”)美丽的公路,靠近山和水,仰望郁郁葱葱的青山,俯视清澈汹涌的河水,空气中淡淡的花香,以及展翅飞翔的鸟儿。

怒江之美,蜿蜒动人,惊心动魄。

在这片14,700平方公里的美丽土地上,贫穷一直伴随而来,多年来困扰着22个民族的550,000人。截至2018年底,怒江地区贫困发生率在中国“三区三州”(西藏、南疆四州、四省藏区、甘肃临夏地区、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地区)最高,高达32.52%,是“三区三州”其他地区的3-10倍。

在这场与贫困的大战中,“怒江之战”可以说是一场艰难、艰难、坚定的战斗。

没有高速公路,没有空气,没有铁路,没有水和管道运输。怒江是全国唯一的“五无”城市。

“怒江缺乏条件、精神和战斗精神”。在摆脱贫困的道路上,怒江人民正在穿越障碍,爬过堤岸,坚持到底。

农村危房改造“零清理”行动

“我家四口人以前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冬天漏风,夏天漏雨。十多年来,风雨飘摇,房子正在倒塌。后来,它被认定为一座丁类危险房屋。”说到老房子,怒江县公山独龙怒族自治县慈凯镇朱丹村的傈僳族村民李世锋似乎仍然很担心。

“现在,在2018年,政府为像我这样的贫困家庭建造了一栋新房子,砖混结构,坚固美观。我们晚上睡得很香。”

怒江州于2009年开始在农村地区开展重建项目。十年的努力和长期的成功。在消除贫困即将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最后阶段,泉州正在加强总体规划,开展农村危房改造“零清理”运动。

今年2月19日,怒江州农村危房改造行动计划全面实施,明确了泉州农村危房改造的总体要求、工作任务、保障措施和工作安排。6月底,国家通过逆转建设周期、推进进度、共同解决问题,成功完成了锁定在国家的4个重点目标的“零清除”任务。

7月8日,怒江州继续努力,大力开展农村危房改造百日“零清”行动,协调部署4个实物零清后续工作。在认真总结6月底零清理工作经验的基础上,2019年,非4个不能重建危房的重点对象、4个前几年获得补贴并再次成为危房的重点对象和4个新的重点对象的危房“零清理”工作如期于9月底完成。

"这是一场歼灭战,农村的一所破旧的房子是不能允许逃跑的."怒江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龚育康说。

今年以来,怒江县已将8万个家庭(包括7万个有档案卡的家庭)作为4类重点目标。除了户参与扶贫搬迁的户外户外,基本完成了农村危房改造。目前,它正在检查缺陷和修补漏洞。今年内将全面实现“零清算”。"农村地区破旧建筑的翻新不能成为消除贫困的否决权."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临时干部、怒江市委常委、副省长陈少鹏告诉记者,农村危房改造是“两放心、三保证”的重中之重。每栋房子都可以被看见和触摸,没有任何谎言的余地。只有当危房重建时

"绿色塑料袋装湿垃圾,灰色塑料袋装干垃圾."12月14日上午,垃圾分类指导员李正华在卢水市大兴镇维拉巴扶贫搬迁安置点讲解垃圾分类知识时,向居民免费发放垃圾袋。熊林海住在13号楼2单元302室,她告诉记者,她的五口之家过去住在山上的一间木屋里,那里人和动物住在一起,“随意扔垃圾”现在我已经搬进了一个新家。我可以用有用的垃圾换钱。我还可以因参与垃圾分类而获得积分。"我现在清楚多了,因为我在家和房子周围都很干净。"

villa dam定居点扶贫小组组长Sannaniu表示,珠海市援建的villa dam定居点共安置741户搬迁户和2348人,其中99%是傈僳族,79%是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该定居点设有一个用于移动电话数据线生产的扶贫车间、一个核桃切割车间、一个火龙果和芒果种植基地以及一个汽车营地,以使该定居点的居民能够实现‘搬家、保持稳定和致富’的目标。”

怒江总督李文辉表示,泉州近五分之一人口的搬迁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工作重点已转移到“文章后半部分”阶段。怒江州委员会和州政府发布了《怒江州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实施意见》。十六个国家部门制定并发布了17项相应的推进措施,重点建设五大体系,即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培训就业体系、后续产业发展体系、宣传文化服务体系、基层党建和社区治理体系、建立扶贫长效机制和后续扶贫措施的优质实施。

怒江力量赢得最后的战斗

“如果我没有赢得消除贫困的战斗,我就不会结婚。”怒江地区公山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一名员工冯文光告诉记者,这位28岁的傈僳族男孩害羞而虚弱,但对全县农村危房改造了如指掌。他说,消除贫困已经到了最后冲刺阶段,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

"有感情、勇气和正直,并有责任感."怒江州每一位扶贫干部都有“战胜困难,放弃他人”的奉献精神,“不打胜仗,永不退兵”的坚韧精神,“我希望全体人民都是充实而温暖的”的真诚之心。“消除贫困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在这场艰苦的战斗中,在极度贫困地区消除贫困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从2015年至今,怒江县有9名扶贫干部在扶贫斗争中死亡,其中7人死于交通事故。然而,怒江州干部群众战胜贫困的步伐从未停止过。

怒江州首府六库镇上游只有一条路。它是唯一一条连接泸水市、福贡县和公山县与外界的主干道,也是怒江州唯一的交通要道。然而,这条大动脉经常处于危险之中。滚石、泥石流和路基坍塌时有发生。

今年5月和6月,福贡县子力家乡奥科罗村的一些傈僳族村民担心危房改造,不愿意与当地政府合作,直接影响了该县的扶贫进度。负责这项工作的陈少鹏很快带领相关人员翻过大山,奔向村庄。他们进入村民家中后,公布了政府在农村地区修缮破旧建筑的政策。他们感动了,理解了,终于得到了村民的理解和支持。

“我们在一个月内去了福贡县五六次,那时是雨季,道路还没有修好,有时一个街区会持续几个小时。道路崎岖不平,崎岖不平,难以行走,而且总是有危险。”与陈少鹏同行的工作人员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然心情不好。

”怒江州是扶贫的“上甘岭”。没有勇气和牺牲,它无法咀嚼这块“坚硬的骨头”。”陈少鹏说。

Nayunde,秘书

"清理村庄,我们的家乡将会更加美丽."12月13日,公山县独龙江乡孔当村王美小组的一名村民王庆(音译)在独龙江附近的农村公路上和村民们一起清理,他告诉记者:“政府已经为我们建造了新房子作为重点。我们应该珍惜它们两次。”

独龙江镇人居办公室主任王永福说,独龙族是一个“直来直去”的民族,已经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长期以来,独龙族的生产力一直非常落后。独龙族生活在草房里,走驿道,爬腾桥,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受到很大的限制,他们的沟通能力和生产能力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

独龙族把全家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后,政府非常重视扶贫与用自己的愿望和智慧帮助人民相结合。为了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独龙江乡全力推进最美的庭院建设工程,以群众投入劳动和劳动为主体,财政资金“以奖代补”为辅助。精心绿化美化庭院前后,适度装饰室内环境,使独龙族不仅可以充实自己和生活,还拥有优美的生活环境和精神面貌。

为了提高村民的实践能力,独龙江乡开展了有针对性的墙面抹灰培训。共有来自6个行政村的379名学生(包括222个持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参加了墙面抹灰和刷漆培训。经过现场教学示范,学生们展示了自己的技能,并对美化和亮化自己的住宅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政府只派水泥为村庄修路,村民们必须自己修路。对于村庄绿化,政府只送树苗,这些树苗要求村民自己种植。”陈少鹏认为,政府必须培养穷人的主人翁意识,在克服贫困的过程中共同创造幸福的生活。

说起过去,43岁的独龙族男子,独龙江镇八坡村党支部书记王世荣,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告诉记者,他过去住在对面山坡的茅草屋里。他从山脚下回家花了一个多小时,更不用说远行了。回忆起他12岁时第一次去公山县上学,他说:“96公里的旅程花了三天时间。”有一次,他和六七个小伙伴一起回家了。途中,突然下起暴雨,淋透了他的衣服,浇灭了火。几个小伙伴颤抖着挤在一起。他们又冷又饿又害怕。他们整晚没睡。现在,政府已经投入巨资修建公路和隧道,“过去3天的行程现在还不到3小时。”

目睹了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独龙族人民对共产党充满了感激之情。在八坡村,许多村民用竹子在栅栏上写下“幸福不会忘记共产党”。与此同时,当政府帮助他们建造安全屋时,他们积极参与运输砂石、搬运木块、砌砖墙、积极参与劳动和共同建设美丽的家园。

卢水市罗本卓白乡王卓自然村,是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与全国优美环境和幸福生活共同创建的示范村。通过组织村民参与决策与共谋、发展与共建、建设与共管、效果评价与成果共享,村庄从“我想做”转变为“我想做”,基层政府及相关部门从传统的决策者和组织者转变为向导、导师和激励者。以杨永生、哈桑尼等为代表的一批村民代表参与了村庄总体规划方案的调整、修订和确定,进一步完善了现有的村规民约和自治管理制度,建立和完善了日常的村庄管理机制,如

2019年4月10日,秘书长习近平给公山县独龙江镇人民回信,祝贺独龙江镇人民脱贫。“我希望村民们继续努力,齐心协力,建设一个美好的家园,保护边疆,努力为独龙族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总书记的回答已经成为怒江地区各族人民战胜贫困的强大动力。它激励和鼓舞了整个国家,并对战胜贫困的最后胜利充满信心。

怒江人民并不是唯一一个踏上这场关键战役的人。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党组坚持扶贫“三位一体”模式,包括专项扶贫、产业扶贫、社会扶贫等多方面力量和多种措施有机结合、相互支持。它非常重视帮助怒江地区。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王孟慧多次听取汇报,要求全力支持怒江州扶贫工作。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村镇建设司、城建司、住房保障司、建筑市场监管司、工程质量安全监管司等部门和单位采取多种形式大力支持怒江的扶贫工作,帮助怒江走出扶贫工作的“最后一公里”,共同推进怒江城乡建设的优质发展。

"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支持怒江县战胜贫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领导的话击中了地板。

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认真贯彻党中央扶贫精神和部党委的工作要求。为怒江地区农村危房改造和城乡建设提供政策和资金,引导怒江地区通过住房和城乡建设体系做好扶贫工作。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统一安排,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两年来一直在协助怒江地区。2019年,医院领导亲自带领团队,西科带领团队组成联合团队,攀登雪山、穿越深谷、穿越无人地带,克服滑雨、泥石、滚石等困难,研究场地分散,工作线路长。先后四次进入怒江流域,累计行程2400多公里,最高海拔4000米。该小组对怒江州3个市(县)和25个镇节点进行了全面、多层次的调查。形成了《怒江风貌整治咨询方案》、《怒江州农房设计帮扶》、《福贡县沙瓦村乡村振兴规划》、等一系列具有实践指导意义的规划成果,为当地决策者提供了全面、专业的规划发展和管理建议,为促进怒江地区扶贫开发发挥了积极作用。

"如果有人打电话来,我必须回应。"今年,在习近平总书记回复怒江人民的第二天,由中国建筑学会组织的30人怒江农村住房建设援助小组抵达该地区。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北京建筑大学、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云南设计院等国内知名机构和设计单位的专家对怒江地区的农宅建设和城市建设进行了专项研究。

怒江县农村住房建设援助工作组已经走遍全国深入村镇。结合当地气候特点、地域特色、民俗风情和功能要求,研究提炼了区域传统建筑文化元素和空间结构,提出了农村住宅建设的基本标准和技术指南,编制了农村住宅建设图集,提供了实施指导,最终完成了一批宜居示范农村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