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贫穷限制想象:3460 家上市公司高管年薪大赏

2018年,工薪阶层梁飞的月收入为1633元。根据四川每月1780元的最低工资,他的收入甚至没有达到最低标准。

但梁飞工作的公司不是一个‘黑作坊’,而是四川金鼎(集团)有限公司,一家老牌a股上市公司,四川百强企业之一。根据这个原则,梁飞可以去四川省劳动厅起诉这家公司。然而,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是公司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

梁飞年收入19,600元,在“a股董事长收入榜”中垫底。然而,同材料行业方达炭素董事长党西江以年薪4077万元的a股为荣。

梁飞可能会羞于看到这份名单,但他不会孤单。因为云南白药集团董事长王明辉也在榜单中垫底,年收入为27600元。

这让我们不禁要问,影响董事长和其他高管收入的“神秘力量”是什么?什么样的高级管理人员能给你更高的薪水?

结果,DT Jun整理了所有a股上市公司的信息,删除了140家有退市风险的ST公司和30家薪酬数据不完整的公司(例如高管从关联方领取薪酬),详细分析了其余3460家公司的薪酬数据,并试图找出规律。

1。股票数据显示,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确实很大。

2018年,公司最引以为豪的董事长来自辽宁方达部门。方达碳素董事长党西江年收入4077万元,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平均工资的40倍。

方达碳素紧随其后的是“同门小弟”方达特殊钢。方达泰刚董事长2018年从公司拿走3140万元,远远高于第三任董事长丁鹏控股的年薪。有趣的是,芳达百货公司总经理的工资有点太低:芳达碳素总经理的年薪是28万元,芳达特殊钢的年薪是44万元。众所周知,a股上市公司总经理的平均水平为102.5万元。

作为企业的日常经理,首席执行官(总经理)之间的收入是不平衡的。

有些总经理年收入数千万美元,如安集族的外国总经理让马克杜布朗(Jean Marc Dublanc)(3296万美元)和明达雷医疗(Mindray Medical)的CEO(1664万美元),而相当多的总经理年收入不到100万美元。

董事长、总经理、首席财务官和董事会秘书是每个上市公司的“标准”,代表最高管理层。在总结了他们的年薪数据后,DT Jun得到了以下数字。

说,员工和高级管理层之间的工资分配遵循“28法则”,即20%的员工拿走80%的工资,这一法则实际上也适用于高级管理层。

虽然前20%的高管并不占高管薪酬总额的80%,但他们仍超过50%。

什么样的高管更有可能成为20%,值得为之奋斗?我们分别分析了公司的行业、规模和性质。

2。“行业”对上市公司薪酬的影响“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男人怕进错行业,女人怕嫁错丈夫’。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充分体现在不同行业上市公司的薪酬上。

纵观所有行业,金融(多元化金融、银行、保险)在管理层和员工的平均薪资排名中占据前三位,明显高于其他行业。难怪即使金融专业已经很拥挤,仍然有许多学生渴望包饺子。

然而,保险业管理层的工资可能不会那么高。看看a股,只有7家保险公司。其中排名第一的是泰山北斗,其净利润已超过1000亿元。在平安近1000万元的平均工资水平下,保险公司被迫“平均”成为冠军。

房地产行业的管理收入略低于金融业,管理层平均年薪达到212.4万元,高于银行业。然而,平均就业人数

2018年,汽车行业158家上市公司员工平均年薪仅为3.5万元,不到多元化金融行业(包括证券公司等)的十分之一。值得“安慰”的是,汽车行业管理层的平均工资是普通员工的28.9倍。争取管理职位的汽车工人平均每年可达102万人,几乎是金融业的一半。

3。“体重”对上市公司薪酬的影响“当然,即使它们在同一个行业,也不是上市公司高级管理层的每个人都能赚很多钱。

例如,与方达特钢2412万高管夸大的人均薪酬相比,中国最底层的行业人均薪酬总额仅为710英镑和89000英镑。

与方达特殊钢和华子工业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市场价值和收入规模。后者的市值不到前者的零头,2018年净亏损达到1.17亿元。

所以这个问题又出现了。上市公司的规模是高管薪酬的决定性因素吗?

DT Jun收集了各公司对应的市场价值、收入和利润的所有数据,按规模进行分组,最终得到下面的分析结果。

从数据来看,与利润相比,市值和收入与上市公司的薪酬水平有更明显的正相关。这意味着规模更大(而不是利润更高)的公司可以提供更高的工资水平,无论他们是高级经理还是员工。

如上图所示,净亏损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上市公司的薪酬水平实际上超过了一些利润较好的同事。这实际上再次证实了我们的观点,即毕竟可以在不损害肌肉和骨骼的情况下损失10位数的企业,企业的规模不能像平均水平那么大…

4。国有企业?私营企业?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管行业的影响如何,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性质也会对薪酬水平和分配产生很大影响。

DT Jun统计了上市公司真正的财务总监背景,结果如下。

上图中实际控制为“其他”的大多数企业也是拥有“国有资本”谱系的企业,如招商、平安、浦东发展、中兴等。(传统上,我们也认为这些是国有企业)。然而,由于所有权相对分散,仅从所有权分布数据很难反映其实际控制方的背景。

真正的控制者是有大学背景的企业,管理人员的工资明显较低。在“其他”背景下,大型企业管理层的平均年薪最高,达到200万英镑。其他背景企业管理层年薪100多万,中央国有企业和海外企业年薪130多万。

从普通员工的角度来看,我们也特别关注不同背景企业的贫富差距。

数据显示,就内部贫富差距而言,国有资本优于个人资本和海外资本。虽然主导国家主要产业和关键领域的中央企业收入和利润规模最大,但贫富差距最小,只有6.4倍。在王座下,附属于高等院校的上市公司和地方国有企业受到密切关注。起重机结束时,家海外资本控制的企业的贫富差距达到34.7倍。

在这里分析,DT Jun还发现了一个现实,不同行业、规模和背景的公司的平均收入明显不同,但与公司内上下层的“天然屏障”相比,不同公司高管的收入差距远远小于员工之间的差距。

换句话说,老板毕竟是老板。我们不需要担心。他们的年薪无论多高或多低,事实上,所有的女人都没有钱。

资料来源:DT金融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