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科创星李浩:聚焦“硬科技”,卡脖子技术才是未来最大的红利

随着互联网流量的高峰,数千次回归的神话已经结束。在“资本的寒冬”,风险投资公司变得更加谨慎。

青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案例数量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9.1%,可以称之为悬崖跳水。

与大环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多年来一直在“硬科技”领域默默耕耘的风投机构中科创星,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变得越来越活跃。仅截至2019年7月底,中科创兴上半年就有42个投资项目,与领先的知名投资机构相当。

中科创之星的创始合伙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李浩表示:“资本的寒冬对我们没有影响,但投资总额较少,这让我们活跃起来”。

最初筹集的资金只有1000万英镑,资源应该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

"玩一次同样的游戏是令人兴奋的,但是玩100次或500次怎么样?"当投资只是为了赚取差价,投资更多的项目,赚更多的钱,如果你不能为社会做出真正的贡献,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2013年,作为一名在投资行业工作了13年的老手,李浩开始思考自己投资生涯的意义。他意识到投资只是一个工具,他想做的是赋予这个工具以意义。

当时,李浩发现中国科学院有许多研究所,每个研究所都有许多科研成果。然而,正是这些可能是科学家一生的研究努力,但它们还未能转化为社会生产力。

从科研成果到工业化,需要大量资金,但科研资金不能用于投资和建设工厂,仅靠技术不能从银行借款,唯一可能的希望是社会资本。但在那个时候,正是互联网投资热的时候,所有的风投/私募股权投资都涌入了互联网行业。

事实上,对于风投/私募股权公司来说,与投资这些投资大、周期长的“硬科技”企业相比,互联网行业确实是一个又一个可以获得更高回报的选择。

李浩对中国科学院如此多的潜在项目没有被投票表决深感遗憾。他认为“资源应该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就像医生应该把它们分配给最需要的病人,而不是给最有钱的病人一样。”投资也是分配资源的一种手段。他想把资源分配给真正有技能、需要资本的“硬科技”企业,而不是回报率更高的互联网行业。“

本着这一信念,李浩和中国科学院Xi光学机械工程研究所的米勒博士共同发起成立了中科创新公司。中科创兴成立之初,第一笔资金只有1000万元,来自当时李浩所在的关田资本和Xi安光电子研究所。”有这么多项目要养活,第一笔钱立刻投入到西光学院的四个项目中。李浩回忆道,对于中科创新的第一笔资金,该项目总是在等待资金。每笔资金一收到就分成几个项目。

从原来的1000万元开始,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共管理8项资金,投资270家硬科技企业,累计投资超过24亿元。其中,时宇科技、九天微星、飞信电子、中科微光、中科微精、昆优光电子、卓磊激光、奇信光电子、博东医学影像、超视、柯城微电子等106家企业已经实现后续融资。

关注硬技术,帮助项目跨越死亡谷

所谓的“硬技术”是指核心技术壁垒。具体来说,光电芯片、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智能制造、新材料和新能源等八个领域将对社会生产产生领先、基石、创新和经济影响,被称为“硬科学技术的八路军”。

事实上,“硬科学技术”的概念早在2010年就由中科创立者提出,当时恰逢2008年经济危机。他们敏锐地意识到中国的数字高程模型

2016年6月3日,在“十二五”国家科技创新展览会上,在总理对中科创明星展台的考察和视察中,中科创明星的创始合伙人米勒博士向他解释了硬科学技术的概念。当时,总理评论说:“硬科学技术是比高科技更高的技术。我记得你的陈述很有趣。”后来,2018年12月6日,总理主持了国家科学技术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会上提到“创新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未来和命运”,这是第一次强调“艰苦的科学和技术研究”。

就这样,“硬科学技术”从西方最初的概念转变为全国性的话语体系,并在国内成为一个流行词。目前,创投越来越重视硬科技项目,但不得不说,投资硬科技确实是一个难题。

一般来说,在硬科技企业发展曲线的前5-10年,投资与收益率成反比,甚至遭受损失。在技术研发和成长时期,硬科技企业的回报低于线性增长,可以说是“不劳无获”。

光是这一点就吓退了许多风投/私募股权基金,更不用说科技的专业性了。如果不是有相关科研背景的投资者,很难理解技术壁垒有多高。由于与中国科学院的深厚联系,其对尖端科技的理解正是科兴的实力所在,这也是科兴专注于硬科技投资能力的关键。

虽然初始投资大,周期长,效果慢,但一旦硬科技企业跨过“死谷”,它们将会成倍增长,并能迅速成为行业巨头。由于高壁垒和长期积累,硬科技企业很难被其他企业超越。

中科创新所做的是帮助那些艰难的科技项目从科技走向工业化,帮助他们跨越死亡之谷。

10亿试点基金已经筹集,平台基金由两个轮子驱动。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对信息计算、传输和存储的要求不断提高。传统的电子芯片越来越不能满足需求。摩尔定律的失败也证实了这一事实。从电子时代进入光子时代已经成为大势所趋。

早在2015年,中科创新就对光电集成产业的发展持乐观态度,并开始向这个方向投资。

但与此同时,由于这是一项新技术,中科创新的投资阶段较早,所涉及的风险是可以想象的。

制造芯片和烧钱是众所周知的。即使是早期项目,初始投资也往往是一亿美元。芯片的封装和测试需要专有设备,这非常昂贵。此外,这些设备需要在国外购买。即使一个项目得到了资助,购买设备也需要短短的三个月和长达一两年的时间。对芯片公司来说,时间是生命线,提前一天生产产品代表着又一次获胜的机会。

对于中科创新来说,光电芯片是一项新兴技术,中科创新的投资阶段较早。许多技术都没有基于理论的真实产品验证,这无疑太冒险了,更不用说数十亿的投资了。

在此基础上,中科创新与陕西科技厅和各级政府部门共同成立了陕西光电子试点技术研究所。作为芯片项目的公共平台,研究所提前购买了芯片企业所需的各种设备。据了解,该研究所建筑面积平方米,仪器设备2800多套。

有了这个平台,不仅项目方可以在早期使用这个平台,快速实现产品的落地;同时,也大大提高了中科创兴成功命中优质项目的概率。

“就像一棵树苗,我独自浇水

一旦企业进入成熟期,就是中科创新退出的时候了。一般来说,他们将在b轮和c轮退休,中科创生的优势是在早期帮助企业。

李浩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帮助科技企业跨越死亡之谷是李浩创立中科创新最纯粹的初衷,并一直坚持下去。

“为什么理想是纯粹的?纯粹的理想是有价值的。就像硅一样,99%的纯硅实际上是沙子,6.9%的纯硅可以用来提炼单晶硅,9.9%的纯硅是电子硅,其价值完全不同。”

为了理想的纯洁,李浩还将其扩展到项目的选择。在选择项目时,CCK创兴有三个标准:第一,复制技术所需的时间,第二,复制技术所需的资金,第三,整个行业人才匮乏。此外,李浩更重视团队成员的雄心壮志。

“很难做硬技术,尤其是颈部粘贴技术。只有当你有真正的雄心作为内在动力,并且不在乎金钱等短期事物时,你才可能坚持下去。”

在这样的筛选标准下,中科创新的投资项目取得了可观的回报。李浩透露,中科第一只基金的总回报率约为5倍,这足以向LP解释。

但是李浩并不为此感到骄傲。他可以引以为豪的是,那些能够在未来改变世界的科技巨头在中科创新的帮助下飞越了死亡谷。

”我经常告诉我的家人,“退休”后,未来最令人欣慰的事情是:走在街上或看电视上的科技巨头,我可以自豪地说,‘当这家公司的销售额低于100万英镑时,我将成为它的股东’。”李浩开玩笑说,这可能是投资者真正的内在动力。

youtube.com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