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段芝贵的能力很一般,可为何袁世凯、载振、段祺瑞都很重用他

北洋军阀段作战能力一般,不会打仗。但为什么袁世凯、载振、段对他如此重视呢?

(段的老照片)

段1869年生于安徽合肥。

段早年求学,因父亲在县衙工作,不能参加科举,便去当学徒,打算靠手艺谋生。

谁知道段擅长赌博。他当学徒时,经常赌博。他输得多赢得少,所以欠了很多赌债。看也不上,干脆跑去当兵。

段有个叫段日升的族叔,当时在军营里是个乐队。

因为段很会取悦段日生,在段日生的帮助下,他有机会在天津北洋军事装备学校学习。

1895年,袁世凯监督天津新军的训练。

由于段日升与袁世凯有着老交情,在段日升的介绍下,段桂芝成了袁世凯的下属之一。

袁世凯是一个更友好的人。既然他是段日升的侄子,他或多或少会照顾他。

段也很能干。例如,袁世凯只要住在军营里,就会去迎接和侍候他。

久而久之,袁世凯感到有些内疚,便对前来迎接他的段说:“我听说有人和亲戚,我每天早上都会在卧室门口迎接他。你不是我的儿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袁世凯的意思很明显。他的儿子这样对老子。你不是我儿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段却对说得很真诚:“我的父母生下了我,但是皮包骨,而培养了我,就像一个重生的父母,如果你不放弃,你愿意做义子。”说完,他跪在地上,向袁世凯喊“义父”,并磕头三次。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袁世凯在清醒过来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在这种情况下,袁世凯不得不表示他对段的认可,即养子。

段自从做了义子后,便极力讨好袁世凯。

(袁世凯的老照片)

袁世凯好色,段花大力气在全国范围内找到名妓美女,并以高价买下给袁世凯。

段的钱没有浪费。袁世凯非常高兴,因为他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他认为段是个聪明人,所以他被提升为警察。

段第一次利用美貌行贿,这也鼓励了他继续攀登权力巅峰。

不久,段迎来了第二重要人物来扛振。

宰珍是农业、工业和商业部的部长。他负责颁布宪法和改革政府制度。虽然不能说他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大臣,但他是清太子奕的儿子,而奕不仅是一个军政大臣,而且是慈禧身边的一个受欢迎的人,所以他在朝廷中很有权势。

因为这种关系,在镇总是被一些高级官员包围着。每个人都试图讨好他,以便通过他达到提升和财富的目的。

本来,就资历而言,并不是段能够逢迎的。

但当时,朝廷正准备将东北改为省制,并命令再镇通过天津。

段立刻隆重地接到消息。为了帮助他,他还带了一群着名的妓女去唱歌剧。

有一个叫杨的名妓。她优雅而浪漫,非常有魅力。她有做妾的想法。

段知道机会来了,便亲自动手。

但段从一开始就被杨拒绝。

段软硬兼施。他的父亲和哥哥逼迫杨,而杨的父亲和哥哥非常贪婪,所以他最终赎回了杨的两银子。随后,段连夜把杨送到了振府。

(再真老照片)

再真没想到段办事这么好。此外,段又筹集了102,000块银元通过关节,并将其发送到。因此,奕在慈禧太后得到段的美言后不久,就向她推荐了段。在的运作下,段被破格提拔

当煮熟的鸭子飞走了,段很难过,但他无能为力。

段在此之后又用了同样的方法。

那是1914年,袁世凯成了中华民国的总统。

段时任湖北巡抚。袁世凯的大儿子袁来见韩时,段很自然地接待了他,不敢怠慢。

袁在怡园看戏时,对舞台上的王克勤很感兴趣。

说到这里,这个王克勤在南北都很有名,而且非常的华丽。因此,许多王贵族和学者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段发现了袁的心思,偷偷找到了王克勤。段想了一想,拿出8200两银子买了一件“聘礼”给了袁。

(袁的老照片)

没想到,《京报》记者得到了这个消息。经过彻底调查和证实,记者在报纸上披露了这一消息,并嘲笑段桂芝为“中华民国的第一个皮条客”。

段恼羞成怒,自然会对《大汉报》记者进行报复。

那时,白朗起兵攻打老河口。

于是段给了《大汉报》一个“匪”的罪名,把它封了。他还逮捕并监禁了20多名报纸记者、经理、编辑和其他人,罪名是“扰乱军队士气和鼓吹乱党”。

原来,段打算处决这些人。

但舆论的力量迫使段未能实现他的阴谋。

报社经理和记者直到段离任才被释放。

从此,在袁世凯复辟称帝的过程中,段竭尽全力,四处奔走。他不仅与袁世凯伪造了《顺天时报》,还积极成立了和平与安全协会、妓女请愿团等,挥舞旗帜,高呼袁世凯称帝。因此,袁世凯继位后,因功勋卓着而被封为一等功。

可惜不会持续太久。袁世凯自诩为皇帝的闹剧在一场全国性的十字军东征中以混乱告终。袁世凯也因病去世。

段立即依附同乡段,委以重任。

皖中战争时期,段在前线指挥作战时,以指挥员的身份在火车上建立了指挥部。他没有研究对方的军事情报,而是日夜在火车上抽烟打麻将。

每当他下来向前线军事情报部门报告时,他都会在牌桌旁随机处理。

结果,万军很快被直军打得粉碎,逃之夭夭。

战败的消息传来,段还没打完麻将,就对火车司机喊开快点,然后马不停蹄地逃回北京。

这一事件显示了段桂芝的无能和胆怯,所以在被当作笑话流传之后,他甚至更加肯定了自己“中华民国第一个皮条客”的称号。

(参考:《大汉报》)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