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华米自有品牌突飞猛进,但仍无法摆脱对小米的依赖

作者:龚金辉

6月3日,华米科技(以下简称“华米”)公布了Q1今年的财务业绩。创始人王黄在电话会议分析师的问答环节中表示,未来几个月,华美将推出10多款亚马逊智能手表,价格在299元至2000元之间。

八天后,华米正式发布两款旗舰新产品,亚马逊智能手表2和亚马逊移动健康手表,用于智能电话通话和健康监控。就在最近,华米推出了亚马逊GTR腕表的新系列,该系列经常更新。

众所周知,亚马逊是华米丽翠的自有品牌。主要用于智能手表和智能腕带,承担着华美独立的重要责任。然而,华米在40天内连续举行了两次会议,在智能手表领域占据重要位置。众所周知,它旨在增加自有品牌在总收入中的比例,并逐步摆脱对小米的依赖。至少,它可以呈现小米业务和自有品牌一起驱动的情况。

事实上,去年2月的上市是华米加速脱米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此之前,它极度依赖小米。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前三个季度,小米分别贡献了华为总收入的97.1%、92.1%和82.4%,成为华为最重要的客户和分销渠道。尽管华为不会与小米或其他小米生态连锁企业在同一个行业竞争,但其单一的主要客户账户过于集中,独立性受到质疑,因为主要客户和其他重要关联公司都是重要股东。

此后,华米大力支持自己的品牌,亚马逊智能手表和智能手镯成为了mi band之外最重要的产品线。去年8月,华为首席财务官崔大伟在2018年Q2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未来,其自有品牌在年收入中的比例将稳定在40%至50%,华为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把它描述为“突飞猛进”并不算过分。

Q1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华为智能手表出货量在本季度全球排名第五,自有品牌产品和其他产品增长强劲。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62%,占本季度总收入的41.3%。不难看出,华米已经找到了从手镯切换到手表轨迹的制胜之道,使亚马逊飞腾成为与华米乐队不相上下的收入支柱,其在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的领先地位正变得越来越稳定。

虽然华米自己的品牌表现不错,出货量和收入稳步上升,但我还是要给华米泼冷水。这并不意味着它已经成功摆脱了对小米的依赖。它要独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三个原因:

1。华为的股价受到小米的影响。在上市前,华为的估值为10亿美元,最新股价为1028美元,市值仅为6.3亿美元。令人惊讶的是,它的低市场价值不仅与糟糕的表现有关。与2018年第四季度相比,Q1华米今年的收入、利润和出货量都大幅下降。更重要的是,投资者担心其收入重组带来的收入增长放缓。

数据显示,华为2016年和2018年的收入同比分别增长73.6%和77.9%,而Q1 2019年的收入同比仅增长36.5%。Q2的收入预计将同比增长30.2%至32.9%。华为大力发展自己的品牌后,接连出现停滞。我认为,华米的出货量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920万台降至2019年Q1的560万台。除了春节期间的季节性因素和低迷的市场之外,它还与自身的业务调整有关,即削弱mi band和亚马逊(Amazfit)的“销售责任”,后者是一只处于高位的潜在股票。然而,这将让投资者感到不舒服,因为小米是华为股价的锚,而华为是在小米生态连锁企业的光环下上市的。

2。华米不能拒绝小米品牌和渠道。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华米和小米只能相爱,不能互相残杀。华为曾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与企业和行业相关的风险,与小米的关系排名第一。“小米是我们最重要的客户和分销渠道。我们与小米关系的任何恶化或小米可穿戴产品销售的任何下降都可能对我们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情况也是如此。小米在品牌和渠道方面为华米提供了强大的支持,这是一种无法拒绝或拒绝的优质资源。一方面,小米正在大力布局的小米屋(Xiaomi House)可以让华为的产品从有限的在线市场延伸到更广阔的离线市场,节省成本,增加销量。另一方面,虽然华为在小米商城外建立了自己的在线渠道,但在京东、天猫等平台上的表现平平。此外,它扩大了不熟悉的线下市场。一旦亚马逊离开小米线上在线和离线资源的引入,它可能会成为无名小卒。

3。可穿戴设备只是手机的配件。与智能扬声器的流行语音控制不同,手表和手镯等可穿戴设备不能与移动电话的控制中心分开。它们更像手机的配件。心率、运动和体重等数据的同步都依赖于手机,这不仅方便了用户获取相关信息,也拓展了基于大数据的商业应用前景。换句话说,如果你不与你的手机互动,你的手镯和手镯不是没用的,但它们基本上失去了想象力。

小米生态链产品自“米佳”品牌建立以来,小米对生态链产品使用“米佳”品牌持谨慎态度。目前,只有少数产品如移动电源、手镯和净水器享有这一荣誉。华为就是其中之一,其“小米活动”是小米可穿戴设备的官方应用。如果反小米运动真的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小米可能会退出,而华为可能在重新开发一款应用程序来取代小米方面没有困难。最困难的是保持用户的完整和稳定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华为在可穿戴设备市场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它远非易事。相反,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特别是华为、苹果、三星和360等公司继续努力,取得快速进展,逐渐对华为构成一定威胁。为了巩固其领先优势,弱势的华为不得不抓住小米的大腿,用小米的优质资源占领市场,而不是为独立而战。否则,它很可能会被上述强劲对手赶上。

因此,花蜜不能促进实质性的去小米。最多可以增加自己品牌收入的比例,因为自己品牌产品的毛利率高于小米产品,但短期内很难突破50%。即使它突破了50%,也不意味着它真正独立。作为华为的重要股东和客户,小米仍将长期对华为施加影响,随着它继续享受小米带来的发展红利,走出舒适区的勇气和能力将更小。

事实上,华米目前的困境是小米生态连锁企业的缩影。他们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享有小米的充分保护。当他们达到一定的规模,他们积极寻求独立。然而,他们发现很难完全摆脱对小米的依赖,就像孙悟空不能翻身一样。一方面,小米的资源非常有吸引力,尤其是渠道和供应链。另一方面,他们担心自己会正面面对小米,而小米,这个亲自出马的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也许,“爱与恨”和“无助”是王黄内心的真实写照。华为仍然是一家与小米有着无数联系的生态连锁企业。即使它上市了,也不意味着它有能力从小米单独飞行。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