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刘世锦:中国经济将进入5%-6%中速增长平台

现在,一些人感到困惑:中国经济放缓有底部吗?可以说这是非常悲观的。我想提出另一个观点:中国的经济没有那么糟糕。中国经济已经触底,正进入稳定的适度增长期。我们可以对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充满信心。

中国经济放缓背后更重要的是结构性变化,包括需求结构、供给结构和金融结构的依次转变。随着逐渐过渡到位,中国经济实际上在2016年第三季度首次触底,并开始进入中速增长平台。

从那以后,许多人都期待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经济低迷后会出现反弹。因此,从2016年第三季度到2017年,市场上出现了各种所谓的“新周期”言论,实际上是希望经济增长出现大幅反弹。

我们明确提出所谓的触底是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不会像以前那样下跌那么多,但不会有大的V型或U型反弹,更不可能回到过去的高增长轨道。

每个人都可能非常关心这样一个问题: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我们要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人口翻一番的目标。根据最新的经济普查,到2020年,中国经济将以略低于6%的速度增长一倍。

我们相信中国经济下一步将进入5%-6%的中速增长平台。根据国际经验和我们的一些预测性研究,这样一个平台将稳定约10年。中国经济正进入稳定增长时期。它已经触底,除非出现重大意外冲击,否则不太可能大幅下跌。

在讨论中国经济时,我们经常提到不确定性。不过,我想指出的是,在中国经济进入这样一个中速增长平台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确定性在增加。

十年前,有人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还会持续20到30年。现在,一些人认为中国的经济衰退是无底洞。这些预测的背后是对中国经济增长阶段转变的逻辑缺乏关注和理解。

按照经济规律行事就是要弄清楚增长的真相和逻辑。从逻辑上讲,中国经济将在增长阶段保持稳定。

所以,下一个大问题是:中国经济将如何发展?当然,我们在这里谈论的不是提高速度,而是提高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

应该指出,5%-6%的增长率并不低。即使增长了5%,年增长率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未来保持这样一个中速增长平台的增长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中国比其他发达经济体增长更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们仍有结构性动力。

过去,高速增长的结构动能是基础设施、房地产、出口等。进入中速增长期后,这些旧的增长动能对股票的稳定性仍然很重要,但其对增长的影响不再显着。下一步必须深化改革,挖掘与中速增长期相匹配的新结构动能。

第一个新的动力是通过城乡之间生产要素的双向流动来加快大都市地区的发展。未来10年,中国70%-80%的新经济动力将来自大都市地区。大都市地区提供的能源在哪里?

首先,大都市区是“小而分散,大而集中”。在减轻原有核心城市的沉重负担的同时,它们可以容纳更多的城市人口,包括进入城市的农村人口和城市间的人口迁移。可以预见,中国将有3.5亿人口的大都市、1亿人口的城市群和城市带。

第二,制造业从城市中心转移到大都市周围的小城镇可以降低成本,同时分享专业化分工网络的好处。

此外,城域网的扩展也将为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业带来新的机遇。都市圈发展面临的一个瓶颈问题是农村土地改革。

现在,一方面,农民会继续去城市,另一方面,城市人口也会去农村。在第二天

如何通过实质性改革降低这些成本,不仅包括制造成本,还包括服务业成本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成本。

第三个新动力是促进低收入群体的人力资本。城乡劳动者之间的收入差距和财产差距可能很大,但他们的能力差距并不大。农村地区的儿童从小就营养不良,缺乏上学的机会,也没有工作机会。他们在整个经济和社会关系中处于不公平的机会状态。

因此,为了缩小收入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基本上我们应该促进公平的机会,重点是提高低收入群体的人力资本,而教育是贫困地区年轻一代发展的关键因素。

第四个新动力是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升级。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有4亿人。对于这些人,尤其是城市人口,商品消费相对充足,而服务消费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和养老消费。

此外,生产性服务也非常重要,包括研发、设计、金融、物流、信息服务、商业服务、人力资本服务等。这些产业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服务业和制造业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

第五个新动力是前沿创新。数字经济是近年来中国最活跃的领域之一。在这方面,中国有明显的优势。首先是市场很大,收入处于快速增长时期。数字经济非常依赖市场。只有相对较大的市场才能形成商业模式。其次,中国的产业支撑能力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已经有一批在数字领域领先世界的企业。

然而,在创新方面,我们最大的缺点是高水平大学教育和基础研究的滞后。我国的创新是否可持续是一个大问题。基础研究跟不上,创新在某个阶段的耐力不足。

第六个新动力是绿色发展。绿色发展包括但不限于污染控制和环境控制,还包括绿色消费、绿色制造、绿色融资和绿色创新。中国需要逐步形成绿色经济体系。绿色经济不仅是减法,也是加法和乘法。

上述与中速增长期相匹配的增长潜力对制度和政策条件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我们不深化改革,解决体制和机制方面的相关政策问题,这些新的潜力很可能是看得见但抓不到的。

下一步应该是按照十九届四中全会的要求,建立高标准的市场体系,实现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所谓高标准的市场体系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的以保护产权和要素市场化为核心的市场经济。

在最近的中美贸易谈判中,与国际组织的谈判中涉及的一些改革问题包括打破行政垄断、公平竞争、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国有和国有企业改革、产业政策转变、补贴制度改革、政府职能转变、保护工人权益、保护生态环境和绿色发展。这些改革不是别人做的,而是我们自己做的。

十八大以来的许多中央文件都明确提出了这些领域的改革。问题是如何真正实现它们。因此,有句话说,外部压力应该转化为内部改革开放的动力。

必须强调的是,从改革机制的角度来看,摸着石头过河并不算过时。有人问,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了,我们还要摸着石头过河吗?

我想说的是我们40年前、30年前和20年前面对的河流与现在的河流不同。我们想谈谈顶级设计。所以-

按照这种改革方式和机制,下一步要切实推进土地、金融、税收、社会保障和国有企业改革进程,充分释放各方面新的增长动力,促进中国经济充满活力、富有弹性和高质量的发展。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刘世锦,前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

关于我们:

宏观经济智库,崇尚理性之美。我们将记录中国宏观经济走势,选择高层关注和担忧,并提供宏观经济圈和战略圈智库的意见。(吐温祁智宣扬,如果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