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和通泊之战:清军对蒙古战争的最大败战

清军于1644年进入海关,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横扫中原。经过几十年的战争,满洲里征服者成功控制了超过一半的东亚大陆。然而,就在清朝如日中天的时候,西北四韦拉的楚若罗斯准噶尔地区也逐渐变得更加强大。十七世纪最后十年,准噶尔汗国在加尔丹的领导下成为东亚的霸主。为了重建蒙古人的荣耀,加尔丹率领军队向东挺进,最终战败。准噶尔汗接连犯错,阿拉博坦默默地舔着伤口,等待着另一次机会。

1723年,雍正帝继承了王位。稳定了内部局势后,他再次把目光转向西北边境的邻居。1725年,塞尚阿拉博去世,他的长子卡丹塞尚继位。解放了双手的雍正帝决定利用准噶尔的内部不稳定对其发动致命的攻击。然而,面对重新集结的准噶尔,清军在和平与蒙古的战争中遭受了历史上最大的失败。

1新时期蒙古军队

准噶尔汗国,作为西北的霸主,位于中亚和东亚的十字路口,技术和贸易交流非常方便。这使得面对清军的强大蒙古军队不同于过去宋明时期。除了继续遵循游牧民族的特点,它还吸收了来自西亚和中亚的大量新火器技术。

作为游牧民族,准噶尔军队的主要武器仍然是草原骑兵。但是与传统的游牧骑兵不同,除了传统的冷兵器和弓箭,他们还使用许多arquebus枪。早在准部在中亚的活动期间,它就已经接触到大量火器。

从1677年到1678年,高尔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更新准军事组织的武器装备,并使用大量火器来增强军队的战斗力。此外,准噶尔地区已经富含铜、铁、硝石、硫等资源。在中亚和西部地区穆斯林的指导下,准噶尔很快就拥有了制造枪支、火药和铅弹的能力。因此,康熙皇帝统治下的清军不得不面对大量装备火枪的准噶尔军队。在战争中,他们通常先用火枪射击,然后发射弓箭,最后站出来并肩作战。

1722年,受命访问准噶尔的俄罗斯军队指挥官乌科夫斯基(Unkovski)记录到,在车臣阿拉博坦时期,准噶尔有60,000名优秀士兵,必要时可以扩充。他们几乎都是骑兵,装备有弓箭、长矛、火枪、军刀和其他武器,以及自制火药。

除了火器,中亚风格的盔甲在准噶尔军队也很受欢迎。所用的链甲大多为四环一体翻领款式,质量优于大陆作坊获得的大多数清军盔甲。至于在关键时刻使用的剑,由于中亚技术和炼铁技术的保证,它显然比清军的家当要好。

2起源于前明朝的清军,直到雍正时代,清军的大部分军队就像一支起源于前明朝的新军。明代的步兵系统不仅被绝大多数绿色阵营所继承,而且武器基本上是从晚明的一系列技术中引进的。

八旗步兵和汉绿营在一百年内消灭了明朝大量的本土火器。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批量生产的arquebus枪逐渐成为军队中主要的个人火器。这种被称为散弹枪的轻型火绳枪是当时的最佳选择,尽管它已经开始显得落后了。

值得一提的是,准噶尔军队使用火枪也优于当时清军普遍继承的明式猎枪。尽管两者都起源于欧洲的火枪技术,清军的明式火枪实际上是早期葡萄牙航海家带到印度和日本的早期产品。准格尔的arquebus起源于奥斯曼帝国。

奥托曼人在16世纪向该国各地提供技术援助时,开始将更好的重型arquebus枪引入亚洲腹地。当明人

当然,在康熙时代,清军仍然可以依靠火炮优势压制准噶尔蒙古人的步枪。除了支持所有步兵的法语枪和在传教士的帮助下重铸的红外套枪,还有一些自制的老式迫击炮枪。这种火炮的基本水平仍在16世纪,但它也是东亚大陆的决定性力量。

但是在1716年2月,准噶尔军队和俄罗斯人包围了亚梅什湖岸边的俄罗斯要塞,俘虏了419名俄罗斯囚犯。其中一人,瑞典炮兵首席准尉约翰古斯塔夫莱内特(John Gustav Lehnet),在俄罗斯此前在波尔塔瓦与瑞典的战斗中被俘。现在,他又被蒙古人俘虏了,他为准噶尔大汗工作了14年,条件是他最终要回家。

纳特和其他俄罗斯囚犯充分发挥了各自的才能,为准噶尔人民发展了手工业和军事工业。为了帮助蒙古人开采铁矿石、铜矿和银矿并制作呢子,他们先后制造了15门4磅大炮、5门小型大炮和20门10磅迫击炮大炮。结果,准噶尔部队拥有了自己的新欧洲火炮。

清军自然对此视而不见。他们派出的军队仍然是满清八旗和绿营汉军的混编军队。前者由靖边的傅尔丹将军指挥,后者由宁远的岳钟琦将军指挥,许多人认为岳钟琦是岳飞的后裔。他们将很快在和通博战场上享受蒙古人精心准备的欧式火炮盛宴。

3要塞封锁

虽然它在中亚可以说是次要的力量,但准噶尔汗国的弱小也是显而易见的。国内人口只有20万,即大约60万人。与世界各地都很富裕的清朝相比,它的力量太大了。清廷还根据敌我实力对比,制定了一个稳健的前进计划。

根据战前部署,伏尔丹率领25,000人在阿尔泰扎营,岳钟琦率领36,000人在巴里坤扎营。两支清军在准噶尔大陆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傅尔丹的部队没有岳钟琦的多,但他们主要由首都的八旗部队、驻扎在那里的蒙古八旗部队和来自黑龙江的索伦、道尔部队组成。这些部队基本上是由步兵、炮兵和骑兵组成的独立小部队。每一部分都比岳钟琦的绿色军队有效得多。他们的马、盔甲、剑和火器也比绿色营地装备得更好。因此,北路无疑是清军的主力。

在联合部队后,他们在巴尔库尔和查汉苏尔扎营。尽管清朝竭力隐瞒入侵的消息,但大规模攻击的消息是由逃到准噶尔的三名蒙古人泄露的。带领商队进行贸易的准噶尔使者也看到了清军的集结。此时,清朝和准噶尔部还没有完全开战,一向谨慎的雍正帝决定暂停入侵。

知道清军盯上了卡丹,他坐不住了。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卡丹泽林(Kardan Zeroin)立即命令准军事部队小泽泽罗吲哚拉布将军带领5000人进攻巴尔库尔,穆胡里里扎桑带领1000人进攻青海。

准军事部队派遣小部队进攻青海,转移视线,给人一种他们正在进攻青海的错觉。后来,主要的准军事部队伏击了前线最大的克什图牧场。守卫牧场的查林是一袋酒和米饭。他只知道如何吃喝玩乐。当他听说准军事部队进攻时,他跑得比香港记者还快。结果,清军损失了3243名汉蒙官兵和头牲畜。准噶尔基本上解除了西路军绿色营部队的威胁。

准噶尔军以这种突袭马匹的方式给清军造成了严重损失。雍正帝为此采取了谨慎的策略。清朝知道准噶尔军的短板大多是骑兵,灵活,擅长野战,但进攻城市和村庄并不强大。因此,按照雍正的计划,全军将在三年内建成两个大城市。只有在准军事部队被赶走后,他们才前进了数百英里并建造了另一座城市。这种大城市是由b

然而,这个计划跟不上变化。六月初,清军从准军事组织的俘虏那里得知,只有两万名反对者,整个军队尚未集结。富尔丹觉得有机会,于是决定在他们集合之前进攻。这样,我们不仅可以消灭准军事部队的有效力量,还可以保卫仍在建设中的科巴多市。

于是他命令1300名满洲士兵和6000名绿营士兵继续建设科巴多城,然后从全军中精心挑选名优秀士兵为战斗做准备。其中,不仅有被认为是精英的八旗和熟悉草原战斗地形的蒙古骑兵,还有1000名黑龙江索伦和达斡尔族骑兵。他们不仅马上就有了高超的技能,而且还非常熟练地操作猎枪,受到清军的高度期待。

整个军队分成三个队。第一队由60名罢工者领导,另外2000名来自救生部门的罢工者将跟进。第二个小组由内政部长玛莎领导的2000人组成。清军主力跟随这两个队向海滨进发。

6月18日,首都的1000名八旗士兵在博克托首次与准军事部队会面。富尔丹立即命令前线指挥官丁寿带领2000人支援和击退准军事部队。此后,他们立即与富尔丹联手,并在胡通胡尔哈地区与准军事部队来回战斗。他们曾征服北山和西山,并暂时占据上风。

尽管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富尔丹很快就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气氛,准军事组织似乎正在聚集起来进行反击。傅尔丹见势不妙,立即命令军队撤退到和平。这个地区位于阿尔泰山脉,到处都是高山。有些路段的高差甚至达到600米,这对军队的集结非常不利。

然而,充满力量的准噶尔比富尔丹想象的要快得多。他们很快骑马追上了他,并在清军移动营地时发起了进攻。这些准噶尔骑兵巧妙地利用雨和冰雹,包围了撤退到山里的2000多名清兵。双方的枪和步枪都在开火。

虽然清军占领了高地,但明朝的猎枪不是中亚重型步枪的对手。结果是准噶尔人从他们周围的清军阵地射击,而清军则遭到殴打,只能在混乱中盲目还击。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清军基本上用完了火药、铅弹和弓箭。固定的生活使他的人突破并冲出去。除了一小部分,他们几乎被消灭了。你只能选择决定自己的生活。

准噶尔释放敌人的诱惑,引诱清军深入。

在包围长寿部的同时,准军事部队还把目标对准了兰琪路两侧山脊上的清军营地。图们江、哈钦江等部落的许多蒙古骑兵驻扎在西部山脊上。黑龙江的索伦和达尔骑兵守卫着东山梁。

结果,曾经抱有很高希望的黑龙江军队首先遭到了从准噶尔引进的新火炮的轰炸。由于无法反击,他们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欧洲炮火袭击,士气大幅下降。不久,他们开始放弃他们的立场,逃跑了。陆军副总司令Xi米莱知道自己犯了严重的罪行,被迫自杀。

在成功占领东山梁后,准军事部队准备包抄清军的其余部分。为了不让清军突围,准噶尔人派使者去联系富尔丹,表示愿意与清军讲和。傅尔丹试图争取时间巩固自己的地位,但他没想到这只是准军事组织的缓冲计划。

6月23日,重新集结的准噶尔军队发动了另一次进攻。清军失去了撤退的最佳时机,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下,很难飞行。虽然西部山脊上的清军都是蒙古人,但他们的战斗力与准噶尔大不相同。后者不仅有火炮支援,还装备了大量土耳其式步枪,足以远距离压制蒙古八旗的火力。面对接二连三的欧洲大炮,各种重型步枪

6月28日,清军艰难地撤退到哈哈纳河。弹药和弓箭都用完了,队形也无法维持了。无奈的选择是放弃战壕,吸引敌军骑兵劫掠,等待从四面八方脱颖而出的机会。他们一个接一个逃到山里,以两种方式逃到科巴多。准噶尔骑兵趁此机会杀人,大肆收获零散的小残军。最后,只有少数人,如富尔丹,在骑兵的保护下逃进了科巴多城。

与桐柏的战争以清军的失败而告终。在这场战争中,有6923名士兵被清军杀死和俘虏,另有303名士兵在飞行中被杀死或俘虏,总共损失7226人。其中,只有2000人得以逃离首都最具抵抗力的八旗。清军副总司令以上有18名将军参加了这场战争,只有包括傅尔丹教练在内的4名将军还活着。这场战争也成为清朝对蒙古各部战争史上最大的失败。

战后,雍正帝不敢再进一步,失去了征服准噶尔的机会。这项未完成的事业要到他的儿子甘龙时代才能完成。

清军也根据战争中火器的落后,开始引进和模仿吉田人使用的重炮。在甘龙大规模反攻时期,这种起源于欧洲并通过内亚进入中原的武器成为清军单兵武器的主要装备。自17世纪以来,虽然它的技术特点已基本固定,但对于以前使用明式猎枪的清军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鸦片战争前,清军还完成了东亚武器技术的最后一次升级。从16世纪到17世纪,他们将继续使用这些重炮与西部地区和缅甸山区的对手作战。直到1840年,英国和印度军队用燧石刺刀受到欢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youtube.com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