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廉江“屠宰新政”引发和寮镇屠商罢市

原创主题:城镇猪肉涨价跨省买肉

连江“屠宰新政”猪肉批发价上涨近1元屠宰商在几公里外的邻省再开一个廉价肉市场如何协调各方利益仍需更多探索

廉江“屠宰新政”引发和寮镇屠商罢市

连江市和老镇屠宰商在广西博白县交界处开设临时猪肉销售点。《南方日报》实习记者凌希社对“三农直通车”进行了综合报道,他说:“廉江和廖买不到猪肉,所以当地人不得不去广西买猪肉。”11月初,反映猪肉高价的消息在微信朋友圈广为流传,一度流传“廉江屠宰场涉嫌垄断”的指控。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自10月份以来,连江加强了生猪屠宰管理。城镇已经逐步废除生猪“替代屠宰制度”。屠夫只能从屠宰场批发猪肉。屠宰场每公斤猪肉的批发价上涨了大约1元。在一些蔬菜市场,猪肉的零售价格上涨了大约2元。

这项政策引起了屠夫的反对。在一些城镇,他们通过罢工、从邻近的广西批发猪肉和组织消费者在广西购买肉类来抵消政策的影响。

猪肉价格的上涨也引起了一些市民的不满,其中一些人坐屠夫提供的免费班车去广西买肉,还有一些人自己开车去广西。

记者直接罢工

赫连浩镇农贸市场仍有大约30%的屠宰场“罢工”。

据屠房表示,自连江在十月十五日整顿生猪屠宰市场后,屠房已不再为屠房提供代宰服务。屠宰场统一收购、统一屠宰、统一批发,批发价比以前每斤提高1元左右。

屠夫何先生告诉记者,重组前,屠夫从外面购买生猪的价格约为7.5元/公斤,屠宰费为116元,售价约为10元/公斤。赫连岛镇的屠宰取消后,屠夫只能以大约11元/公斤的价格从赫连岛供销社的屠宰场批发猪肉,而零售价格已经涨到13元/公斤(数字是猪肉价格)。

当地居民黄女士说,向日葵市场的猪肉价格过去是每斤11元左右,但现在是每斤13或14元。赫连瑶镇一家大型食品摊点负责人李娟表示,过去一个月,她每天早上5点开车去粤桂交界处的市场,“在广西购物每天可以节省100多元”。

赫连浩镇的一位居民报告说,他每天早上在当地农贸市场买猪肚需要花14元每公斤,而在广西市场买猪肚只需要10元每公斤,差价高达4元。

"这个市场过去每天卖30头猪,但现在不能卖10头了。"屠夫刘文哀叹自己根本赚不到钱,许多肉店开始罢工。

11月17日上午10点,赫连浩镇农贸市场两排猪肉摊中约有30%的肉店仍然“罢工”。张贴在赫连浩镇供销合作社入口处的通知称,当地工商局将对已经申请营业执照但已经关闭很长时间的猪肉经营户进行调查和整改。这份通知几乎是一个月前发布的,但“罢工”屠夫仍无意恢复营业。

屠夫应该再开一个便宜的猪肉批发市场到广西

赫连浩镇有大约56,000人口,每天卖大约30头猪。新政策实施后,赫连浩镇的屠夫前往广西博白县(Bobai County)获取法律文件,从农村收集猪,并将它们带到大约7公里外的广西文迪镇屠宰场进行屠宰。加工费为49元/头,另一个“市场”在文迪镇龙沟坩埚村开张。由肉店老板自发成立的肉店协会(The butcher's association)宣布,将在广西文迪镇边境经营廉价猪肉,并开通一条从向日葵市场到文迪猪肉销售点的免费班车。

11月17日,记者现场调查发现,广西文迪市场的排骨价格为15元/公斤,而赫拉奥市场的排骨价格为17元/公斤。M

记者了解到,在连江镇实施新政策的过程中,狮岭镇和安浦镇的龙湾社区,当地屠夫纷纷罢工,市民很难买到猪肉。猪肉很难买到的原因是新政策导致猪肉批发价格高。人们不愿意在那里买猪肉,屠夫也不愿意卖。

根据连江食品公司的统计,该政策实施地区的赫连瑶、唐雅和狮岭镇的大部分土族商人选择不接受。梁冬镇的屠夫在新政策实施后的几天内选择不合作,然后逐渐恢复正常。

政策评论

姜连的“屠杀新政”发生了什么变化?

屠宰场和屠夫之间的矛盾源于连江镇相继实施的新屠宰政策。

今年1月1日,廉江市发布《廉江市整顿生猪屠宰市场工作方案》,表示将禁止廉江市所有不符合计划的生猪屠宰厂设置机械化屠宰线、检验检疫、无害化处理等配套设施,建立生猪肉类集中配送机制。廉江市已批准设立20家定点生猪屠宰场。由于屠宰场所有权不同,廉江食品公司管辖16家屠宰场,市供销社管辖2家,其余归农垦部门管辖。

廉江市食品公司总经理李家骥表示,今年1月,廉江市按照省里的要求整顿了生猪屠宰市场,但考虑到上半年生猪价格居高不下,政府直到生猪价格下跌才大力推进。根据《食品卫生法》,每个稳定点的屠宰场主要负责肉类质量。换句话说,如果猪肉有问题,当地屠宰场将直接承担责任,而不是屠夫。

据报道,在此之前,一些屠夫在清晨突然送来活猪,治疗一些老猪、母猪等。像普通猪一样,从而严重影响猪肉的质量。因此,为了杜绝生产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错误和遗漏,当地政府废除了替代规则,并严格控制采购。

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保证生产过程中各环节的安全,管理层应不断升级屠宰场的配置,管理成本也应不断增加。除了购买、运输和屠宰生猪的费用外,每公斤猪肉的价格还承担屠宰场的所有经营费用,包括屠宰场的日常维护、收购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雇佣工人和执法队伍等。

但是有些屠夫不同意。他们认为,屠宰场取消了代理屠宰业务,实行“统购统销、强收强批”,以控制屠宰场及其管理的所有中间环节,涉嫌垄断经营。

部分屠宰场指出,2011年颁布的《广东省生猪屠宰管理规定》第15条明确规定“生猪屠宰厂(场)可以接受客户委托屠宰生猪”。

对此,李家骥解释说,2011年颁布的《规定》第15条是在1998年《规定》第19条的基础上修订的,即“指定屠宰厂(农场)应由客户委托屠宰生猪”。从“应该”到“可以”的变化意味着接受客户的委托将生猪作为指定屠宰场屠宰不再是法律义务。屠宰场管理层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是否代表客户接受屠宰。

屠宰者认为,根据2016年国务院新颁布的《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第19条:“地方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不得限制在国外生猪屠宰厂(场)通过检疫和肉品质量检验的生猪产品进入本地市场。”因此,他们从广西购买猪肉,然后运回廉江销售,或者在两省交界处销售猪肉,这也符合国家规定。

数学问题

谁赢了?谁输了?每个屠宰场都有一个明细账,被迫取消“垄断”,提倡“统购统销”。一些屠宰场质疑sl

然而,在屠夫看来,供销社雇用这么多雇员是不合理的。正确的计算方法应该以一只重300公斤的猪为例。每公斤7.5元的水费是2250元。杀死265公斤净肉后,卖给屠夫的11.3元的价格是2994.5元。扣除一些费用后,一头猪仍然可以赚500到600元。"如果我们一天卖半只猪,我们只能赚120元或更少."一个屠夫说。

河寮镇党委委员吴雨欣认为,矛盾的焦点在于集中屠杀,损害了屠夫的利益。“事实证明,通过降低购买价格,他们一天可以赚几百元,但现在不行了。”吴雨欣说。

李家骥认为屠宰场是食品安全的第一责任人。从安全的角度来看,集中屠宰有益于老百姓,降低屠宰场的利润,关爱企业。他说,不为屠宰场提供替代屠夫并不意味着养猪户不能卖猪。屠宰场提供两种购买方式,一种是净水购买。二是预约登记,屠宰,然后购买。

利益博弈逐渐恶化了猪肉屠宰管理部门、屠夫和群众之间的关系。

对抗导致相互不信任和竞争性降价。10月29日,新政策首次出台时,屠宰场猪肉的批发价为每公斤净价11元。截至11月18日上午,双方出售的带皮猪肉价格已降至10元/公斤,下午甚至低至8元/公斤。一名屠夫说,对抗没有给双方带来任何利润,但是为了继续对抗,必须是相同的。(南方着名故事唐凯丰工作室首席创作者:南方日报记者唐凯丰见习记者凌新安农村报社记者李能中)

农业、农村和农民重点新闻

信息专题

今日热点

——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