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日期归档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光明日报】做一件一生难忘的事

2013年12月5日,值此今年的五四青年节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分别给华中农业大学“本禹志愿服务队”和河北保定大学西部支教毕业生代表回信,鼓励他们发扬志愿精神,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书写不同的精彩人生。

目前,我国农村教育面临着师资力量薄弱、人才短缺、师资流失加速等困难。偏远地区的一些学校甚至有一个极端的现象,一名教师覆盖几个年级的所有课程。为了解决农村教育的人才困境,1998年,共青团中央和教育部联合发起成立了中国青年志愿者研究生支持小组(China Youth Volunteer研究生Support Group),每年招募一定数量的应届毕业生或有资格护送研究生到全国一些重点大学,在全国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小学开展为期一年的支持活动。研究生资助组成员知识基础扎实,综合素质强。他们的参与为农村教育注入了新的活力。

1。志愿者不仅给服务领域带来知识,还带来无形资源,如技术、管理、思想、社会关系等。(1)青年大学生对农村教育的支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他们带来新知识。研究生支持小组的成员都是正在学习的学生。他们喜欢学习新知识,消息灵通,学习能力强。他们可以将所学应用于教学实践,弥补农村教师知识结构老化的不足。第二是应用新方法。支持小组的成员接受了系统的高等教育,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精通计算机和多媒体等现代教具。随着硬件设施的逐步完善,他们在农村基础教育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第三是倡导新思想。在大教育革命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辅助教师大多是新教育趋势的倡导者。他们普遍认同“以学生为本、平等参与、及时反馈、教学互惠”的教育理念。他们善于积极鼓励和积极探索学生的内在潜力。15年来,经过万志愿者的不断奋斗,农村教育的旧面貌得到了很大改善,越来越多的西部山区儿童顺利进入大学校园。例如,2013年,清华大学研究生资助小组的三名学生被清华大学录取,一名学生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

(2)高等教育对贫困山区的反馈

研究生资助小组搭建的大学与地方合作桥梁,为大学开展深入的社会服务提供了有利条件,使大学有可能向贫困山区提供长期援助。事实上,近年来,从知识技术到乡村治理,从基础设施到精神文明,中国农村高等教育已经启动了新一轮对贫困山区的全面反馈。例如,中国人民大学江西瑞金研究生资助小组对当地基础教育现状进行了调查研究,走访了近100户贫困家庭,行程300公里,撰写了52000字的调查报告,为当地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决策参考。中国农业大学已将农业特色纳入支持小组的工作,组织农业专家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和广西百色开展农业科技扶贫,帮助解决该地区的农业问题。通过研究生支持小组,高等教育找到了另一种有效的方法,可以持续地干预贫困地区,帮助他们很长一段时间。走在现代文明前列的高等院校给西部欠发达地区带来了新的思想、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也为山区普通人了解外面的世界打开了一扇窗户。

(3)向中西部地区注入社会资源

研究生资助小组在开展支教扶贫活动的同时,不仅将大学特有的丰富知识、优质技术资源和先进教育理念输送到服务区,还通过企业、校友、政府和社会组织建立了大学以外的非学术资源与西部地区的联系,并把大学作为收集、收集和输送社会资源的枢纽组织,长期有计划地投入到对口服务区,有力地支持了西部事业的发展。这不仅包括人力、物力和财力等有形资源,还包括技术、管理、概念和社会关系等无形资源。2004年,华中农业大学志愿者徐本禹因其在贵州省大方县感人的教学事迹被中央电视台评为“感动中国”年度十大人物。回到学校后,华中农业大学和徐本禹先后十多次访问贵州,调查基础教育现状,了解当地需求。它们通过校友资源、慈善组织和新媒体及时发布,得到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爱心人士的全力支持。从2005年至今,徐本禹和华中农业大学在贵州的教育支持团体直接资助和资助了多达10所希望小学。

2。通过服务和奉献成长

通过教学支持活动,研究生教学支持小组的年轻志愿者获得了宝贵的生活经验,这已成为许多人一生的财富,并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由于基层的实践,学习更加精彩。

一年的基层实践不会延迟志愿者的学习,但会明显促进他们未来的进一步学习:首先,学习态度更正确。在支持教育的过程中,志愿者看到并接触到的是欠发达地区的贫困和落后的基础教育,以及形成鲜明对比的一双热切的眼睛。这种巨大的反差给志愿者带来了强烈的精神冲击,促使他们采取更正确的态度,用更高的学术标准来限制他们的学习和生活。第二,学习动机更充分。支持性教育将象牙塔中最受青睐的儿童带入社会、基层和贫困山区,为青年学生了解中国国情打开了一扇窗口。通过支持教育,他们深刻认识到社会对自己的迫切需求。通过支持教育,大学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继续学习的内在动力。第三,学术追求更有基础。通过一年的实践,志愿者对学术问题和书本上学到的理论有了更深的理解,许多人的研究方向正是在火热的基层实践中确立的。(2)基层实践增强了志愿者对中国道路的认知。

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的认识不会凭空而来。光是理论说教可能无法说服年轻人。只有青年人亲自投身于火热的社会主义实践,真正感受到现行制度给国家人民带来的好处,才能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由衷的认识和共鸣,才能自觉听从党的指挥,为国家奉献自己。研究生教育支持小组只是动员青年学生参与社会主义建设、建设年轻中国的一个实践平台。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与管理学专业的李娇认为,由于缺乏实践经验,她在本科阶段对中国的基层政治缺乏全面的了解。然而,在参加研究生教育支援小组并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支援教育后,她目睹了新疆各族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富裕起来的生动事例。在经历了人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幸福之后,她逐渐意识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3)支持教育的经验促进了志愿者的成长和成功

从学生到老师,从城市到乡村,志愿者走进了一个名为“研究生支持小组”的青年中继站,更多的责任,更少的任性,更多的责任,更少的依赖。当他们走出这个青年中继站回到大学时,他们的肩膀更加沉稳,不那么浮躁,更加务实,不那么虚荣,更加自信,也不那么困惑。一年的经历加深了他们对教育的理解,一年的经历加深了他们对普通人的感情,一年的锻炼见证了他们从心理层面向社会层面的成长,这将成为他们一生受益的财富。事实上,从1999年到现在,许多商业精英、学术骨干和政治新秀已经从一万多人的研究生支持和教育团队中脱颖而出。通过自己的努力,他们逐渐成长为各行各业的骨干。这些人的成功离不开当年支持教育的纪律和积累。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那一年的服务和奉献带来了今天的个人成长。黑龙江省团委副书记、哈尔滨工业大学第三届研究生教育支持小组志愿者陈苏说:“参加志愿服务让我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和潜力。一年的教育支持对我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3。志愿服务改变农村教育

研究生教育支持小组以热情的青年行动推动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农村教育,同时也深深激发了在职教师的奉献精神。(1)接力传承:志愿服务

接力传承的可持续性是研究生资助小组项目的最大亮点。一所大学长期以来一直支持一个服务领域。同一所大学的志愿者已经为几所农村中小学服务了很长时间。在年复一年的教育支持活动和扶贫开发中,大学已经进入田野和村庄进入高等教育机构。在象牙塔与贫困山区的美丽邂逅中,志愿服务实现了可持续发展。服务结束前,各分公司将详细介绍分公司的经济社会特点、服务对象和接班人家庭情况的研究,并将教学技能和服务经验毫无保留地传递给接班人的下级,从而大大缩短接班人熟悉业务和适应环境的时间,节约交接成本,防止教学质量受到志愿者轮换的影响。

(2)示范驱动:年轻人是第一个勇于开放气氛的人。

研究生教学支持小组已扎根西部,开展教学支持活动,不仅惠及西部基层;志愿者进入群众提供志愿服务,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服务对象。支持小组开展的志愿服务是创造“我参与、我奉献、我快乐”的良好环境,向全社会传播现代文明之光的过程。这也是一个倡导新的健康氛围,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志愿服务精神的过程。这也是高举理想主义旗帜,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过程。调查显示,在服务领域,研究生支持群体感染着热情的青年行动,推动更多的青年加入志愿服务,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注入新的活力。(3)目标配对:大学精神照耀贫困山区。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在大学精神和现代文明的强烈冲击下,定向配对扶贫模式发挥了巨大的激励和鼓舞作用。许多农村居民和中青年教师在他们的企业中又受到了刺激。他们中的先进分子已经开始有危机感,并萌发了进一步学习的愿望。为了满足对口支援地区农村教师的需求,许多高校利用暑假为农村教师提供培训。例如,自2007年以来,上海交通大学连续八年共培训了450名农村教师。培训地点从四川到上海,参与者

由于研究生资助团的规模与各大学的研究生流动指数相关联,因此不可能无限期增长。在整体规模持续上升、空间有限的前提下,优化结构、盘活存量应该是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一是严格控制单所大学的实施规模,审慎招收新大学。少数重点大学的招生指数不能无限期提高。申请新招聘资格的大学应该受到严格控制。他们应该对人才培养质量、校园文化、社会服务和志愿者工作现状进行综合评价,然后再决定是否接受。二是大力倡导自愿精神,严格执行招聘选拔程序。真正想投身于支持教育事业、投身于西部教育的学生,应该被纳入这个行列,而不是把学术表现、科技创新能力、学生工作经验等志愿服务以外的评价指标作为唯一的标准。

(2)加强培训,提高志愿者岗前培训的专业水平非常重要。首先,培训内容要全面。培训内容应根据学员志愿者、农村教师和扶贫开发人员三种不同角色进行设计。第二,培训方法应该多样化。在基础理论教学中,应更加注重培训方法的设计和培训流程的再造,通过现场教学、实践教学、小组讨论、同伴分享等方式提高培训的吸引力和有效性。第三,区分训练对象。对于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身份、不同学校的志愿者,应采取差异化培训。最后,应该延长培训时间。教育支持活动开始后,服务场所教育部门应跟踪志愿者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及时发现问题,妥善处理,定期开展有针对性的小规模培训,直至志愿者服务期满返回学校。

(3)加强管理服务,确保志愿者坚守岗位。

志愿者能否全力以赴支持教育事业,坚守教学岗位,决定着项目的成败。各服务县和高校项目办公室要对学生负责,以高度的敬业精神和责任感做好指导对接工作,确保每位志愿者都能以良好的状态投入一线教学。志愿者大多是应届毕业生。为了保证研究生群体的人身安全和健康成长,高校应制定系统的研究生资助群体管理办法。各服务场所和高校要关心志愿者的工作和生活,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从精神鼓励、经济补贴、心理援助、人际支持等方面做好志愿者服务工作。此外,接受学校应为每位志愿者分配相对固定的教学任务,明确志愿者岗位的职责,禁止服务场所以各种名义从志愿者队伍中借用志愿者到任何非教学岗位。(4)开展后续培训,促进志愿者的成长和成功。

应该更加关注志愿者个人的成长需求。招生院校应全面记录每位志愿者的基本信息和服务情况、志愿者支持小组的实施规模和派遣时间,为志愿者后续培训和支持小组项目的深入实施提供科学依据,提高管理和服务效率。派遣大学和服务场所应共同承担跟踪和培训志愿者的责任。学校应为每位志愿者提供职业规划导师,服务场所应为每位志愿者提供工作生活导师,并及时指导志愿者解决问题。为适应青少年的实际情况,应利用新媒体宣传志愿者的先进事迹,吸引更多优秀学生

自1998年以来,清华大学研究生资助小组已经向西藏、青海等省的贫困县乡派出了218名志愿者。教育支援团的成员把教育传递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把自己变成为当地教育、科技、文化和经济建设发展服务的桥梁和纽带,给当地带来深刻的变化。2014年,在“寻找最美的农村教师”活动中,清华大学研究生支持小组荣获“最美的农村教师支持小组”称号。

2013年,清华支持小组成员支持的甘肃武威六中一名成员被清华大学录取,湟中一中两名成员被清华大学录取,一名成员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在联系清华的志愿者后,许多当地学生说:“有了考一所好大学的想法和决心,我想成为和志愿者老师一样的人。我想看看外面,改变我自己,然后改变我的家乡。”

四年前,17岁的刘艳玲被梦想中的清华大学录取。她大学毕业时,做了人生中的一个重要决定。她加入清华大学研究生资助小组,回到母校湟中一中寻求为期一年的资助。她的真诚和努力感动了班上叛逆和懒散的学生。一名在数学考试中得了9分的青少年在她的精心指导下得了110分,也树立了参加清华考试的信心。

任萧赜是清华大学第九届研究生资助小组的成员。2007年,他来到最初成立的西藏职业技术学院支持教学。他把清华的经验带到这里,指导“第一届财经系学生代表大会”和随后的“学生代表大会”和“团委”建立西藏职业学院学生自我管理体系。在教学中,他创新教学方法,大胆改变教学模式,让学生在课堂上发挥主导作用。志愿者教育结束时,院长说,“我在考虑如何让你留在这里。这里的发展真的需要你。”这句话感动了任萧赜。2010年毕业后,他选择去西藏,成为山南地区泽当镇的大学生“村官”。(共青团中央青年志愿者部作者:韩伟,我们文法学校辅导员)

http://news.gmw.cn/2014-09/16/content_13242111.htm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