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新闻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鉴真东渡复“归来”:唐招提寺文物首次亮相上博 | 社会科学报

点击上面的“社会科学新闻”,关注我们

天宝12年(753)。经过12年零5次失败的东航后,唐朝僧人鉴真终于成功完成了他的第六次东航,并到达日本九州岛。这时,他已经66岁了,双目失明。当他迎着海风踏上日本的土地时,当他听到自己耳朵里涌动的海浪声时,一定会被深深地触动。

第二年,他来到日本首都平山(现在的日本奈良),受到日本政府和人民、僧侣和俗人的热烈欢迎。圣武天皇、光之女王和孝谦天皇会见了鉴真,并授予他“驱魔人”的头衔。759年,一座名为“唐赵体寺”的新寺庙建在皇帝批准的一块土地上。763年,鉴真在唐赵体寺去世,享年76岁。

我们的记者杜娟

佛法说:“勇敢勤奋,心甘情愿,不知疲倦。”(第《无量寿经》卷)。这可以被视为鉴真最真实的写照。鉴真的东方之旅经历了几千年,已经成为中日友好交流的典范。最近,我们可以在文物的见证下再次回顾这段光荣而悲惨的历史。12月16日,“海的彩虹:鉴真文物及唐赵体寺东山扇开一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

展览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瑶岭苍海》选取了唐赵体寺收藏的五组与鉴真相关的文物,第二部分《场景交融》,邀请东高山凯伊为唐赵体寺皇家影堂画68幅隔断扇画。

鉴真杜东与日本佛教

在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上,鉴真杜东对日本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他六次东游,传播佛教,促进了中日文化的传播和交流。

为了进一步了解奈良时代和鉴真东进日本的历史背景,记者采访了东北师范大学陈秀武教授和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徐静波教授。

唐赵体寺于颖厅

鉴真东通道的日本背景

陈秀武教授指出,鉴真东通道与中国繁荣的唐朝和日本的奈良相吻合。日本奈良时代一直在学习唐朝文化来建设自己的文化,所以这个时代的文化是由唐风文化主导的。这也反映在日本的法律制度中,日本的法律制度基本上是对唐朝法律制度的研究。在进入奈良时代之前,孝德天皇继承王位并进行改革,开始模仿唐朝,这被称为“对新王朝的重大变革”。天智皇帝、天武皇帝和在位皇帝的后继者不断完善他们的法律法规。据说,《永徽律》颁布于中国唐朝的651年,是为了建立自己的法律体系而引入的,也就是说,《大宝律令》完成于日本的701年。

Chie Pai在8世纪(日本奈良时代),唐昭派寺“Chie Pai”中的四个字“唐昭派寺”是竖行双钩,刻在木匾上。根据寺庙文件,这块牌匾是孝谦天皇在唐赵体寺第一次建造时题写的。它挂在讲堂或中央大门上,用行书写成,字体纤细,有点王羲之的风格。

从文化上讲,奈良时代是唐朝文化对日本产生影响的时代。这也是佛教兴盛的时期。在此期间,圣武天皇非常信奉佛教。

从文化上讲,奈良时代是唐朝文化对日本产生影响的时代。这也是佛教兴盛的时期。在此期间,圣武天皇非常信奉佛教。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的徐静波教授指出,日本佛教发展的历史大致如下:佛教于6世纪中叶通过朝鲜半岛南部的百济传入日本,并在圣德太子的倡议下于7世纪初慢慢登陆日本。圣德太子不仅讲学和写书,还建立了七座修道院,包括四座坦诺贾修道院和何玉吉修道院。根据《日本书纪》记录,到公元624年,日本有46座修道院,816名僧侣和569名尼姑,共有1385人。圣武天皇统治了729-49年,推动了佛教在日本的发展。日本于741年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国家寺,被命名为“金光寺四天王护国”。显然,它强调了

鉴真僧侣东渡后,在日本建立了法学院,正式启动了僧侣接受戒律的规则和仪式,并建立了有序的日本佛教秩序。当然,唐赵体寺等的建设也做出了很大贡献。在8世纪的奈良,所谓的杜南六案,如隆宗三案、法香宗案、华严案,已经成型,格局相对整齐(尽管杜南六案中有一半后来逐渐弱化)。9世纪初,随着唐朝派遣唐朝使节到中国学习佛教,最透明、最空旷的大海被打开了。回国后,天台宗和严阵宗分别成立。后来,净土宗等新教派出现了。更重要的是,在12世纪末和13世纪初,荣熙和道源分别从中国南宋开始相对完整地引入了中国禅宗的林佶教和曹洞宗教。因此,日本佛教体系基本上非常完整。

郑东传记图画书《唐昭提寺集

《东征传画卷》》创作于1298年(日本镰仓时代永仁六年)。这部作品描绘了鉴真从出家到穿越日本建立唐昭提寺的辉煌人生。

为法学院创造一个辉煌时刻

佛教在鉴真的传播过程被称为中日佛教外交中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从743年到753年,他去过日本六次。

《鉴真东渡日本》记录:

唐僧鉴真,姓余纯,来自扬州江阳,14日出家。过了一会儿,我走遍了长安和洛阳,寻找着名的老师,学习戒律。唐天保的第一年,这一天的僧侣们被期望传播到世界各地并向东旅行到日本。

然而,东海风浪突然变大,船只被淹没,或者粮食供应不足,或者方向迷失。12年后,5天内不可能过河。那时,僧侣们双目失明,他们的决心坚定不移。天宝次年与奈良东方建立了一个环形平台,并给出了环形方法。

在鉴真东部的六次旅行中,36人死亡,200多人下落不明。其中,第五东渡最为悲壮。这位弟子不仅死于疾病,而且还被夏日的炎热弄瞎了眼睛(关于失明有不同的看法)。

东征卷轴的一部分

天宝十二年(753),他终于到达了日本萨摩亚阿多县明仁县(今本九州南部)。从26日至太宰县(福冈东南,本雅州以北);次年,也就是田萍圣保在日本的第六年(唐天保十三年的754年),于2月4日抵达日本平山(今本纳拉),并受到寺庙的欢迎。在这里,他受到了隆重的礼遇。754年,圣武天皇、光之女王和孝谦天皇会见了鉴真大师,并给他起了个名字“驱魔传递光”。后来,鉴真在东大寺大佛前建了一座祭坛进行演讲。这是日本佛教史上第一次正式的入会仪式。

日本作家袁凯(又名丹海敏郎悲歌)用中文写了《唐大和上东征传》(本书主要描写唐代扬州高僧鉴真的传奇事迹,他在赴日途中历尽艰辛,传播佛教文化。)记载了鉴真大师在日本传教的过程:“今年4月初,他在卢扎那厅前建立了一座佛坛,皇帝登上圣坛接受菩萨戒律。第二个皇后和王储也登上圣坛接受训诫。为新手找和尚修证等。超过440人给出戒律。此外,符玲、景贤、智忠、丁山、道元、平德、仁济、善燮、邢谦、邢仁等80多名老和尚放弃了旧戒律,重新接受了老和尚的戒律。后来,在大佛殿的西面,他们没有成为祭坛庭院,也就是说,他们移动皇帝来建造祭坛。”它显示了当时的繁荣。

沈涛(部分)唐赵体寺藏品

kai东山山水画:日本绘画的巅峰

本次展览展出了68幅东山kai应邀为唐赵体寺于颖厅画的隔断扇画。扇画是一种滑动门或墙壁

修复隔墙条画的内部场景,左右滑动,场景交融

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赵欧阳丹丹认为东山开一的作品细腻,充满强烈的日本情调。在揭示一种空虚、宁静的同时,从画面中可以隐约感受到一种顽强的生命力。观众站在他的作品前,仿佛被吸入绘画,让他的身心与绘画中的风景融为一体.这种感觉和一个人的内心一样深。

山云(部分)唐昭提寺藏

黄山晓云(部分)唐昭提寺藏

桂林悦晓(部分)唐昭提寺藏

徐静波认为,作为日本绘画大师,东开山的作品几乎反映了日本绘画的最高水平。长期以来,日本文化吸收了中国元素,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海上彩虹中的一道光

如果我们理解佛教对日本社会的影响,我们就能理解鉴真东道在中日交流史上的重要影响,也能揭示这次展览的意义。

徐静波教授认为佛教对日本社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它丰富了日本人的精神信仰。其次,正如日本历史学家三郎所说,佛教是日本人吸收大陆文明的文化媒介。对日本来说,佛教不仅是一种宗教,而且是一种综合的文化和艺术。第三,佛教,尤其是后来的禅宗,极大地影响了日本人的日常生活,尤其是艺术生活。禅宗元素对日本人日常生活的影响可以说超过了中国本身。后来的建筑、花园、茶道等。所有这些都留下了强烈的禅宗痕迹。总之,佛教的引入极大地提高了日本文明的水平,丰富了其内涵。没有佛教,今天的日本文明将难以建立。

Exhibition Site

杨志刚,上海博物馆馆长说,在中国,鉴真和尚的故事家喻户晓。这次展览是三年前日本大高寺展览的延续。举办以佛教为主题的唐赵体寺、代高集寺等展览,反映了两国的共同情感,象征着中日文化交流的文化渊源仍在涌动。这种友谊和合作,就像东山开义先生的画一样,山一样高,水一样高,像无边无际的大海。“我希望这次展览能成为大海彩虹中的一道光”。

展厅模式列表

彩虹海:鉴真文物及唐赵体寺东高山凯伊扇子展

2019 12.17→2020 2.16

9:00-17:00,免费开放(每周一关闭)

——



甘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scrape-box.com 技术支持:甘南新闻网 | 网站地图